omniture

清洁能源10年内仍是黄金期 中集天然气业务继续加码

日前中集集团董事长兼CEO麦伯良、总裁高翔率团队赴肇庆与当地签署新能源运输相关的系列合作意向。在这次合作项目中,天然气将因其低排放的优势发挥重要的作用,中集计划未来要在珠江投入大量的LNG改装或新建船只。

深圳2021年6月24日 /美通社/ -- “我们与肇庆合作的几个项目中,第一个目标就是气化珠江和西江,我们要用燃烧清洁能源的LNG(液化天然气)船舶代替珠江上大量的柴油船只。”日前中集集团董事长兼CEO麦伯良、总裁高翔率团队赴肇庆与当地签署新能源运输相关的系列合作意向时,麦伯良在致辞中说道。 

在这次助力肇庆实现绿色崛起和高质量发展的合作项目中,天然气将因其低排放的优势发挥重要的作用,中集计划未来要在珠江投入大量的LNG改装或新建船只。这是目前中集在大力推进天然气去替代高排放能源,希望助力国家实现“双碳目标行动的缩影之一。由此,他们也对天然气相关业务未来的发展充满信心。

“我们认为天然气未来将是可再生能源的长期伴侣,至少10年内在能源结构中占比会持续攀升。”中集集团能源化工板块的总经理杨晓虎非常笃定地说。

这也是“十三五”以来中国能源战略规划背景下,中集集团上下的共识。而自去年国家“双碳”目标公布后,国家能源结构的变革速度加快,不管是研究界,还是天然气行业界,均认为天然气作为一种稳定的,供应量大,应用范围广,基础设施完备的最清洁化石能源,在国家达到低碳甚至“碳中和”的过程中,将仍然发挥至关重要的替代性和过渡性作用,也会是未来一次性能源消费结构中长期的“基石能源”。

根据2030年的碳达峰目标,中国明确要将非化石能源占一次性能源的比重提高到25%。根据研究人员的测算,到2060年碳中和的时期,非化石能源占比会提高到75%。显然,考虑到太阳能、风能等可再生能源供应的间歇性问题,弃光弃电的情况仍比较普遍,清洁的化石能源仍然会占据一个重要的比例。而碳排放较高的煤和石油又与低碳经济相距甚远,未来长期可依赖的清洁低碳化石能源的最佳选择将是天然气。

中集LNG罐箱
中集LNG罐箱

“未来我们觉得是可再生能源+天然气的能源组合,天然气甚至可以说是终身伴侣,中集安瑞科在这一块有很多事情可以做。”,杨晓虎说。

来自海通证券的一份研究资料显示,综合各类政策文件及市场趋势,中国未来10年天然气在能源结构中的占比至少要从目前的超过8%接近翻番,达到15%。这意味着整个天然气行业将拥有非常广阔的前景。围绕着天然气的采集、气化、储存、运输、加注、应用等是一个很长的产业链条,而中集旗下主营能源化工装备的中集安瑞科已经深耕了很多年,是天然气上中下游全产业链关键装备布局最全的企业,并同时覆盖水、陆两个应用领域。中集安瑞科的各类高压、中压、低温的罐、车、瓶等储运装备和技术在国内均领先同行,部分产品也是中集诸多世界冠军中的构成者,此外还布局涉及天然气上下游的生产加工和终端应用等各类装备以及相关的工程业务。

近几年,借着中国乃至全球清洁能源的推广,中集安瑞科旗下以天然气、氢气为主的清洁能源装备业务连年增长,即使是去年疫情期间,也仍然实现营收增长,助力能源化工及食品装备整体业务以137亿位列中集第三大板块。于此,本文回顾中集安瑞科的历史,梳理中集这家以集装箱起家的企业到底如何与清洁能源结缘,同时也将看看面向这样巨大的市场增长空间,企业面向未来还在做怎样的谋划。

LNG低温液体运输车
LNG低温液体运输车

并购安瑞科等企业  中集2007年挺进能源业务

中集进入能源装备业务仍然延续着中集相关多元化的战略路线,最开始是因丰富集装箱的产品线而进入了罐式集装箱领域,而这恰恰就接壤了能源的版图。一次与时任中海油总经理傅成玉的交流中,中集的掌舵人麦伯良(现中集集团董事长兼CEO)了解到,未来国家能源结构的转型,需要大量的低温高压储运设备去进行能源的进口和储运,而此前这些产品严重依赖进口。市场嗅觉灵敏的麦伯良马上意识到,这是中集战略拓展的一次重大历史机遇,从常规集装箱到适合天然气等清洁能源的罐式储运装备,中集或许可以突破常规集装箱业务的天花板,从市场以及产品技术上来一次大升级。中集的团队行动是迅速的,就像快速整合集装箱行业和专用车行业一样,中集几年内迅速通过并购等方式纳入一批该领域的优秀企业。 

罐式集装箱的好处在于方便转运,图为机械搬运堆放
罐式集装箱的好处在于方便转运,图为机械搬运堆放

2004年,中集收购张家港圣达因化工机械有限公司,该企业涉及低温液体储罐、罐车、汽化设备及LPG和LNG储槽、罐车、LNG车载瓶、CNG、LNG加气站设备等业务。2007年,中集收购以城市燃气营运为主业务的新奥集团旗下安瑞科部分股权,从而拥有了以高压气瓶车为优势产品的石家庄气体机械公司和服务于天然气相关设备的蚌埠压缩机公司。前者后续在CNG压缩天然气领域,相关的高压储运设备一直占据国内的龙头地位。2007年,中集将收购的一系列相关企业并入中集安瑞科这一上市公司中,正式宣告中集的另一个新的业务板块 -- 能源化工板块成立,并且确立将天然气这种清洁能源的全产业链装备及工程业务作为主营的战略方向之一,一直延续至今。天然气产业链条中,上游大规模常规天然气的开采和中下游管道建设、城市燃气营运等环节,市场较为成熟,很多都是大型国有能源企业主导,机会较少。但产业链中的其他环节国内企业尚没有成熟的参与者,这些都意味着机会。已进入能源行业的中集细细研究,逐步建立自身的优势,对行业进行整合优化。2008年,为完善中压产品线,中集收购了一度陷入亏损而靠补贴度日的老牌军工企业 -- 荆门宏图,收购后中集带领这个老企业扭亏为盈,球罐等中压储运产品远销海外,而且中压产品实现从0.4到1万方的全容积覆盖。2017年,中集安瑞科收购南通太平洋海工公司,完善了水上LNG储运装备的链条。此外,在解决了储运关键设备之后,涉及LNG进口的一个关键环节是大型接收站的建设。这种大型的工程建设当时国内尚在起步,动辄就涉及15万方以上的大罐建造能力中集当时也不具备。2008年,中集从德国收购了填补这一能力空缺的TGE公司,此后又于2011年收购国内南京扬子石油化工设计工程公司(YPDI),从而陆续开启了在国内像深圳大鹏、浙江舟山、江苏启东等大型接收站的建设,带动国内一批企业参与到LNG接收站这一复杂工程的建设领域。 

如今的中集安瑞科:清洁能源装备的全产业链龙头企业

收购原属新奥集团的安瑞科时,中集与对方约定,所有的管理层2年内保持稳定,2年后可以自由选择回到新奥或留在中集。霍拉庭是当时安瑞科众多选择留在中集的管理干部之一,如今他已是中集安瑞科的副总经理。荆门宏图公司的起死回生、重回正轨,他起着无可替代的作用,他的努力更让中集重新赢得宏图员工的认可。他介绍,安瑞科在中集旗下确实实现了更好的成长,从收购时营收仅有几个亿,发展到现在营收已经100多亿,显示了中集向能源业务拓展战略的成功。他表示,离开原来以城市燃气营运为特长的新奥,在专注装备领域的中集旗下,安瑞科获得了更好的资源支持和人才支持。2012年为中集写作《可以复制的世界冠军》一书的作者郑贤玲,跟踪研究中集多年,她充分肯定中集在清洁能源领域布局的明智性。她认为这对于中集战略升级意义重大,在书中她写到:这是中集制造业从大批量走向高端化的产业升级。近日接受采访时,她还说,目前中集安瑞科在国内清洁能源关键装备领域的龙头地位还无人可及,在入局者多而杂的局面下,中集的精细化运作让这个业务常年保持增长和盈利,也说明中集原来积累多年的制造业优势明显,实力强大。中集安瑞科旗下涉及清洁能源的大部分企业负责人,以及板块层面的负责人进行对于“双碳”目标上企业的生存状况和未来走向,明显都表现出积极乐观的状态,企业的业绩在其共同努力下也呈现出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中集安瑞科旗下这些从事低温、中压、高压等多类能源装备产品生产和经营的企业负责人们,他们都有很清晰的规划,特别是预测天然气的未来市场,大多对业务抱有倍增的信心。据中集安瑞科副总经理兼能源业务负责人鞠晓锋介绍,中集安瑞科天然气相关的装备涉及比较多的细分领域,不像集装箱那样是大批量标准化生产,不同细分市场有不同的同行竞争者,中集安瑞科不仅在全产业链的实力居于龙头,在各关键装备的市场占有率都能做到领先位置。截至2020年底,中集安瑞科的CNG运输车、LNG罐箱、LNG低温储罐、终端CNG及LNG车载瓶等各类产品在市场上均排名数一数二。

在进入中集之时,被收购的企业产品虽各有优势,但也多有重叠。为做好企业内部的合作协调,中集安瑞科努力强化其优势业务,减少重复和无效的竞争,将低温、高压、中压等各类产品的主营功能放在其中一个最有优势的企业,这家企业承担产品的设计研发和主要的市场拓展功能,但生产时可在各企业之间进行产能的协调。这种安排有利于各企业聚焦于自己的优势业务,并协同做大做强。

比如中集圣达因已经是中国低温储运装备中的王牌,品牌辐射到东南亚等海外国家。据中集圣达因总经理许志泉介绍,其低温储罐等产品的品质和研发能力领先于整个行业,旗下奥氏体不锈钢应变强化低温容器被认定为国家重点新产品、教育部科技进步奖一等奖及国家火炬计划项目,重型压力容器轻量化设计制造关键技术及工程应用获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二等奖。南通能源,这个2015年从南通罐箱(主营化工罐箱,现更名为中集安瑞环科,正在A股上市推进中)分离出来,做LNG运输装备为主的罐箱企业,据公司总经理徐永生介绍,企业5年间增长了数倍,收入从2个亿做到10个亿。
“企业剥离出来专做清洁能源时,很多人都不愿意出来,但我们用成绩证明了一切。”他们公司生产的LNG罐箱可以保持6个月的低温无损保存,适合长距离运输和长时储存,质量在国际同行中堪称佼佼者。未来随着LNG国内运输和进口需求的增长,他们推动“一罐到底”的运输方式一旦全面运用,前景将更为广阔。 

石家庄气体机械业务的优势在于高压气体储运,其生产的高压管束车等一度是中集安瑞科的盈利大户,但随着天然气的主流储运技术从CNG(压缩天然气)转移到LNG(液化天然气),该企业目前正把这种高压气体装备的技术优势迁移至电子气和氢能相关的装备,其中氢能未来潜力巨大。

“中国第一个氢能加气站,即在中国世博会上给氢能电车加气用的,就是我们与同济大学合作的。国家储氢瓶的检测标准也与我们合作建立,我们在氢能装备行业一直走在前面。”气体机械总经理张中强介绍。同样是高压产品,这家企业的确具有技术先发优势,中集安瑞科布局的高压车载储氢瓶的生产基地之一就是石家庄气体机械公司。

中压产品方面荆门宏图虽然主要储运的产品不是天然气,而是以LPG即液化石油气为主,但这样的装备在非洲等海外市场,以及中国广大的乡镇地区仍有巨大的市场空间,在农村“煤改气”的趋势中,LPG会成为一种较之煤更为清洁的分布式能源布局的主体。荆门宏图不但在LPG储罐领域已经是行业龙头,公司总经理郑志军介绍,公司已率先与燃气运营企业探索试验未来前景广阔的农村分布式能源,即“微管网”工程,“一个2立方的LPG储罐可以供五六十户的自然村用气三个月,中国有69万个自然村,想象空间巨大,也非常符合中国的新农村建设和国家乡村振兴的战略布局。” 

中集太平洋海工制造的中小型LNG运输加注船
中集太平洋海工制造的中小型LNG运输加注船

未来天然气业务走向:推广和增长空间巨大

在中集安瑞科的各类产品已经都是行业龙头的背景下,乘着天然气大规模推广运用的东风,他们在各自的主航道上翻倍增长是非常大概率的事情。不过,中集安瑞科还要考虑的是,在现有天然气已经成熟应用的领域外,哪些领域是企业还可以去更多推动替代重排放能源的,哪些是在新的低碳目标下,需要应用科技手段提高多种能源之间综合利用的,哪些是中集安瑞科在原有优势的储运加环节外,延伸到上游生产和下游应用端可以努力的,这些都将更有助于国家低碳目标的达成。霍拉庭现在正在牵头负责的一项“蓝水”项目就蕴藏着巨大的机会。他介绍,国家已经有意识地推动陆上交通工具减排,大量地使用天然气和电能等清洁能源,但海洋、长江内河等水上的轮船,绝大部分仍然在燃烧柴油等重排放燃料。2020年,国际上开始施行“限硫令”(国际海事局规定,2020年起将禁止使用含硫量高于0.5%燃油的船舶航行),再加上国家低碳目标的推行以及《长江保护法》在2021年的实施,未来水上减排空间会非常大。

中集承建的浙江宁波LNG接收站
中集承建的浙江宁波LNG接收站

“水上船舶减排一般有两个方案,在船上安装脱硫塔等装备,或者改用LNG作为动力燃料。从内河方面来看,目前大概只有300条LNG动力船,在保护长江、气化珠江以及限硫令等政策下,我们初步预测内河就有10万条船绿色动力改装的市场需求,如果我们只卖设备的话是800亿的市场容量;但我们还在研究推动‘一体化解决方案’,今年基本可以完成,如果将来我们中集安瑞科给客户提供一体化解决方案,保守估计可以有1700亿的销售市场容量。”霍拉庭介绍,现在需要的是政策部门比如国家能源部门、国土资源的海洋管理部门以及地方政府联合推动加快清洁能源的船只替换,公司也在进一步研究如何降低天然气燃料装备的成本。

当前,麦伯良亲自推动的肇庆“气化珠西江(西江为珠江最重要的支流)”新能源运输系列合作项目,即是中集助力内河减排的具体行动之一。根据目前已有的合作意向,仅就中集开始阶段最希望推动的,将西江里的所有敞口运输散装水泥的船只改造为燃烧天然气的封闭式水泥罐船,粗略估算,每年可改变的航运或达10万次(西江有大概1亿吨水泥产量),可减少的排放量就很惊人。 

杨晓虎还介绍,中集安瑞科的低温LNG装备在渔船上应用时,不仅因一次性能源LNG降低了排放,LNG在使用和气化过程中释放的冷能正好可以做船用空调和储存鱼类,这里面有很多综合提效空间。他说,终端运用天然气的地方还有很多,“比如工程车,现在烧柴油,排放又重能量利用率又低,未来如果改造成电动车,大型工地不适合建一般的充电站,天然气发电的移动供电车就会更加合适。还有旅游景区等地区,都可以应用天然气等分布式能源供电供热。”郑贤玲判断,未来能源企业的核心竞争力要从能源的占有转为科技实力,这正与杨晓虎对于中集安瑞科未来的战略判断一致。他说未来中集安瑞科应该是一家科技企业,在这样的背景下,中集安瑞科要形成清洁能源综合利用的闭环,利用科技实力让冷热电,可再生和天然气等清洁能源实现生产、储能、应用等多方面的相互转换或支持配合,为其最大范围的推广应用提供解决方案。“我们希望通过装备的改善,装备的创新,技术的进步,让清洁能源应用的场景越来越多,让清洁能源的应用更加的安全、经济、广泛。” 

中集安瑞科也正逐步丰富清洁能源领域的上下游科技实力和解决方案能力,近几年其创新孵化的安捷汇,已可以助力打造中集能源装备的智能物联网平台,客户可随时在后台监测能源相关装备中的液位、地理位置、温度和压力等状况,并远程操控。而在原有的天然气传统储运方面,未来发展和改善、推广的空间同样巨大。研究人员判断未来LNG进口量仍会保持较快的增速,目前,我国天然气对进口的依赖度约达50%,而在进口天然气方式的比例中,过去五年间,由于管道建设的长周期限制,进口LNG增速高于管道天然气,进口LNG相对天然气进口总量的占比已从48%提升到66%。这些对于LNG运输设备意味着更大量的需求,以及运输效率的改善空间。而中集安瑞科联合物流行业推动的“一罐到底”的运输模式有着极大的便利性。 

以LNG罐箱为核心的“一罐到底”运输模式
以LNG罐箱为核心的“一罐到底”运输模式

传统地从海外进口的天然气海上运输需要一系列的装备,出发地的LNG运输车,海上LNG运输船,到站后要LNG接收站,再用LNG槽车运到目的地,这中间还需要一系列气化、液化等处理加工的装备。而“一罐到底”的门对门天然气运输方式,即天然气从出发点到目的地,全部用统一的标准装备 -- LNG罐箱,期间不用对天然气进行频繁地装卸以及气化、液化处理,运输效率将大大提升。以往因为海运罐箱模式受船体结构和安全性的考虑,“一罐到底”模式一直处于少量测试阶段,但近期新加坡老虎燃气公司全程测试了从马来西亚到中国的45英尺LNG罐箱专船运输的方式,打通了链条中原本不通畅的多个环节。“这种模式对于LNG进口的运输方式是根本性的变革,便捷又经济,将成为LNG进口的重要补充形式,大受市场欢迎。从马来西亚运到中国的LNG,未到岸,船上的LNG就已经一销而空。”南通能源的总经理徐永生介绍,全船数百台LNG罐箱全部由中集安瑞科提供,“以高质量标准,我们花了三个多月赶制,完成首批产品交付。”

他还介绍,罐箱在批量运输LNG的方面还有铁路推广的空间,目前从技术上基本可以解决安全问题,如果多方协作及相关政策规定获批,LNG在陆上的远距离运输将起到很大的作用,可以低成本地解决很多缺气地区天然气的调峰问题。

国际燃气联盟(IGU)2022-2025年主席、中国城市燃气协会执行理事长李雅兰近期在多个场合表态,天然气灵活性强、排放少、供应稳定,既是替代煤炭、实现“清洁化、低碳化”最现实的选择,又是发展可再生能源最合适的调峰电源,是促进“碳中和”的关键能源。在中国,天然气未来能够承担基础保障能源责任,而且相比全球24.8%的平均占比水平,中国天然气消费量未来潜力巨大,至少十年内仍是中国天然气发展的黄金期。中集也相信,作为未来最有发挥空间的低碳化石能源,天然气还将与可再生能源长期相伴相生,中集也将长期在此领域耕耘,不断提升自身对清洁能源综合利用的理解深度,改进装备制造和技术研发的能力,提升解决方案供应能力,为国家的“3060双碳目标”做出贡献。

消息来源:中国国际海运集装箱(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相关股票:
HongKong:3899 Shenzhen:000039
China-PRNewsire-300-300.png
能动
微信公众号“能动”发布全球能源、化工、采矿、动力、新能源车企业最新的经营动态。扫描二维码,立即订阅!
colle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