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mniture

英飞凡联合 Tremelimumab 一线治疗不可切除的肝细胞癌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生存率,患者三年生存率达 31%

在 HIMALAYA III 期临床试验中,单次启动剂量 Tremelimumab 联合英飞凡每4周给药一次的方案可将死亡风险降低 22%
与索拉非尼单药治疗相比,联合用药没有引起严重肝毒性的增加,因治疗相关不良事件而停药的情况也较少
2022-01-20 20:37 3482

上海2022年1月20日 /美通社/ -- HIMALAYA III 期临床试验的阳性结果显示,在不可切除肝细胞癌患者(既往未接受过系统性治疗和不适合接受局部治疗的患者)的一线治疗中,与索拉非尼单药相比,在阿斯利康公司的英飞凡(通用名:度伐利尤单抗)基础上加用单次启动剂量的 Tremelimumab 证实了具有显著统计学意义和临床意义的总生存期(OS)获益。

采用创新剂量和用药方案的度伐利尤单抗和 CTLA4 抗体 Tremelimumab 的联合治疗被称为 STRIDE 方案(Single Tremelimumab Regular Interval Durvalumab。该试验的结果将于 1 月 21 日在 2022 年美国临床肿瘤学会年会(ASCO)消化道肿瘤研讨会上公布。

肝细胞癌是肝癌中最常见的类型,而肝癌是全球癌症死亡的第三大原因,也是第六大最常见的癌症[1],[2]。在美国、欧洲和日本,每年大约有 8 万人,在中国有 26 万人患有晚期、不可切除的肝细胞癌[3],晚期患者 5 年生存率只有 7%[4]

医学博士、MBA、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主治医师、HIMALAYA III 期临床试验的主要研究者 Ghassan Abou-Alfa 表示:“不可切除的肝细胞癌患者预后不佳,新的治疗选择对提高患者的长期生存至关重要。STRIDE 方案的三年总生存率和良好的安全性为这一领域设定了新的基准,并突显了这一创新治疗方案的潜力。”

阿斯利康肿瘤研发执行副总裁 Susan Galbraith 表示:“HIMALAYA 试验印证了我们对Tremelimumab 研究的科学性,包括发掘 CTLA-4 抑制剂的治疗潜力,并采用独特的剂量方案来激发免疫系统,以期帮助患者在治疗副作用最小的前提下获得更长的生存时间。我们期待着尽快为不可切除的肝细胞癌患者带来潜在的创新治疗方案,来满足这一领域高度未满足的需求。”

与索拉非尼单药治疗相比,接受 STRIDE 方案治疗的患者死亡风险降低了 22% (基于风险比[HR]0.78,96.02% 置信区间 [CI]0.65-0.93;P=0.0035),中位 OS  16.4 个月,大约 31% 的患者在三年时仍然存活,而索拉非尼单药治疗组的中位 OS 为 13.8 个月,在三年时仍然存活的患者占比为 20%。

试验结果还显示,STRIDE 方案组与索拉非尼单药治疗组相比,其客观缓解率(ORR)有所提高(20.1% vs. 5.1%),中位缓解持续时间(DoR)为 22.3 个月,而索拉非尼单药治疗组为 18.4 个月。在度伐利尤单抗的基础上联合 Tremelimumab 并没有增加严重肝脏毒性的发生,也没有观察到出血风险。

HIMALAYA 试验还测试了度伐利尤单抗单药治疗的效果,证明了其不劣于索拉非尼的 OS 获益(HR 0.86;95.67% CI 0.73-1.03;非劣效性界值 1.08),中位 OS  16.6 个月,而索拉非尼治疗组的中位 OS 为 13.8 个月,而且,与索拉非尼相比,度伐利尤单抗的耐受性有所改善

疗效结果汇总i

 

STRIDE 方案组

(n=393)

度伐利尤单抗单药治疗组 (n=389)

索拉非尼对照组

(n=389)

OSii,iii

     

发生事件的患者百分比

262 (67)

280 (72)

293 (75)

中位 OS  (95% CI) (月)

16.4

16.6

13.8

死亡风险比 (96.02% CI)

p值

0.78 (0.65, 0.93)

0.0035

24 个月的 OS 率(%)

40.5

39.6

32.6

36 个月的 OS 率(%)

30.7

24.7

20.2

ORR (%)

20.1

17.0

5.1

中位缓解持续时间()

22.3

16.8

18.4

i. 分析是在 71% 的数据成熟度下进行的
ii. 研究者评估的 OS 数据截止日期为 2021 年 8 月 27 日
iii. 数据截止时的中位数(范围)随访时间:STRIDE 方案、度伐利尤单抗单药和索拉非尼分别为 33.18(31.74-34.53)、32.56(31.57-33.71)和 32.23(30.42-33.71)月

STRIDE 方案组和度伐利尤单抗单药治疗的安全性与每种药物的已知状况一致,没有发现新的安全信号。在接受 STRIDE 方案治疗的患者中,25.8% 的患者经历了与治疗相关的 3 级或 4 级不良反应事件(AEs),在接受度伐利尤单抗单药治疗的患者中,12.9% 的患者经历了这些不良反应事件,而在索拉非尼治疗组,此数据为 36.9%。

各治疗组的 3 级或 4 级治疗相关肝脏事件发生率较低(STRIDE 方案组为 5.9%,度伐利尤单抗单药治疗组为 5.2%,而索拉非尼组为 4.5%)。在接受 STRIDE 方案治疗的患者中,8.2% 的患者因治疗相关的不良反应而中断治疗,在接受度伐利尤单抗单药治疗的患者中,4.1% 的患者因治疗相关的不良反应而中断治疗,而索拉非尼组的这一数据为 11%。

ASCO 消化道肿瘤研讨会上的另一场演讲将发表度伐利尤单抗在 TOPAZ-1 III 期临床试验中的数据,展现其在治疗晚期胆道癌中的潜力。

消息来源:阿斯利康(中国)
China-PRNewsire-300-300.png
医药健闻
微信公众号“医药健闻”发布全球制药、医疗、大健康企业最新的经营动态。扫描二维码,立即订阅!
colle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