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mniture

英飞凡®联合化疗在华获批作为首个晚期胆道癌患者的免疫治疗方案

阿斯利康
2023-11-15 11:29 2918

与单独化疗相比,度伐利尤单抗联合化疗治疗方案死亡风险降低20%,总生存期与无进展生存期显著提升

北京2023年11月14日 /美通社/ -- 阿斯利康今日宣布,英飞凡®英文商品名:IMFINZI®,通用名:度伐利尤单抗)已于11月7日正式获得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NMPA)批准本品联合吉西他滨和顺铂用于局部晚期或转移性胆道癌 (BTC) 成人患者的一线治疗。作为在中国首个获批针对胆道癌的免疫治疗方案,度伐利尤单抗联合化疗标志着阿斯利康在肝胆肿瘤领域迈出坚实的一步。

此次度伐利尤单抗用于联合化疗获得中国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的批准,主要是基于Ⅲ期临床研究TOPAZ-1的结果。其中期分析显示,与单独化疗相比,度伐利尤单抗联合化疗可将死亡风险降低20%(风险比 [HR] 0.80;95% 置信区间 [CI] 0.66-0.97;p=0.021)。接受度伐利尤单抗联合化疗的患者中,24.9%在两年后仍然存活,而这一比例在接受单独化疗的患者中为10.4%[1]。无论PD-L1表达水平或肿瘤位置,度伐利尤单抗联合化疗均有获益。在亚组分析中,联合度伐利尤单抗对总生存期及无进展生存期的获益趋势一致。

胆道癌是一组源发于胆管和胆囊且进展迅速的恶性肿瘤[2],[3],约占所有消化系肿瘤的3%[4],[5],[6],在我国呈逐年上升趋势。对于胆道癌,根治性手术是潜在治愈性疗法,但临床疗效有限,临床需求远未被满足。

TOPAZ-1 临床期研究的中国主要研究者(NPI, 中国药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南京天印山医院)秦叔逵教授表示:"十多年来,胆道癌的药物治疗进展甚微,而TOPAZ-1研究的成功充分证明采用度伐利尤单抗联合常规化疗治疗晚期胆道癌,能够取得具有统计学意义和临床价值的总生存期 (OS) 以及无进展生存期 (PFS) 的显著获益,必将为广大临床医师和病人提供新的重要选择。因此,度伐利尤单抗联合化疗治疗晚期胆道癌的适应症在中国获得批准,为这些病人点亮了全新的生命之光,真的可喜可贺!"

中国科学院院士、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院长樊嘉院士表示:"胆道癌具有侵袭性强、恶性程度高,治疗棘手和预后差的特点,患者五年生存率大约只有5%到15% ,度伐利尤单抗联合化疗治疗为晚期胆道癌患者带来了长期生存的可能。这是全球首个III期临床证实的胆道癌患者有机会获益于基于免疫疗法的治疗,期待更多中国胆道癌患者从中受益。"

阿斯利康全球执行副总裁、国际业务及中国总裁王磊表示:"作为首个在国内获批上市的PD-L1免疫检查点抑制剂,度伐利尤单抗通过此次获批胆道癌适应症,意味着阿斯利康正式揭开消化道肿瘤治疗的崭新篇章。我国是消化道肿瘤高发国家,对此我们持续探索创新、有效的治疗手段,通过积极开展多项注册研究,进一步拓展消化道肿瘤的产品管线,惠及更广泛的肿瘤患者群体,坚定践行对中国患者的承诺。"

关于胆道癌

胆道癌 (BTC) 是一组罕见的侵袭性消化道 (GI) 肿瘤,起源于胆管(胆管癌)、胆囊或壶腹(胆管和胰管连接到小肠的地方)的细胞中[2],[6]

影响胆管和胆囊的早期胆道癌通常没有明显的症状,因此大多数胆道癌患者初诊时已经是晚期,治疗选择有限且预后较差[7],[8],[9]。胆管癌在中国和东南亚更常见,在西方国家呈上升趋势。

关于TOPAZ-1研究

TOPAZ-1 研究是一项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全球多中心的 III 期临床试验,对比了度伐利尤单抗联合化疗(吉西他滨加顺铂)与安慰剂联合化疗(吉西他滨加顺铂)作为一线治疗的疗效。试验入组了 685 名不可切除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胆道癌患者,包括肝内和肝外胆管癌和胆囊癌患者(壶腹癌除外)。

试验的主要终点是总生存,关键次要终点包括无进展生存期、客观缓解率和安全性。该试验正在17 个国家及地区的105 个中心进行,其中包括美国、欧洲、南美洲以及韩国、泰国、日本、中国等多个亚洲国家和地区。

关于度伐利尤单抗

度伐利尤单抗是一个人源化的PD-L1单克隆抗体,能够阻断 PD-L1与PD-1和CD80的结合,从而阻断肿瘤免疫逃逸并解除对免疫反应的抑制。

基于Ⅲ期临床试验HIMALAYA研究的结果,度伐利尤单抗联合tremelimumab已在美国、欧盟、日本以及多个国家获批用于治疗不可切除的肝细胞癌 (HCC) 。

除了消化道肿瘤的适应症外,度伐利尤单抗也获批用于不可切除Ⅲ期非小细胞肺癌 (NSCLC) 患者的以治愈为目的的免疫疗法。

基于Ⅲ期临床试验CASPIAN研究的结果,度伐利尤单抗还在美国、欧盟、日本、中国和全球许多其他国家获批用于治疗广泛期小细胞肺癌 (SCLC)。此外,基于Ⅲ期临床试验POSEIDON研究的结果,度伐利尤单抗、tremelimumab联合化疗在美国、欧盟和日本获批用于治疗转移性NSCLC。度伐利尤单抗也在少数国家被批准用于治疗既往经治的晚期膀胱癌患者。

自2017年5月首次获批以来,已有超过200, 000名患者接受了度伐利尤单抗治疗。

作为整体研发计划的一部分,度伐利尤单抗目前正以单药或者联合其它抗肿瘤药物的形式,探索在SCLC、NSCLC、膀胱癌、多种消化道肿瘤和其它实体肿瘤方向的治疗前景。

关于阿斯利康在消化道肿瘤中的研究

阿斯利康在消化道肿瘤的治疗中拥有广泛的开发计划,涵盖多种肿瘤类型和疾病阶段的多种药物。2020 年,消化道肿瘤共有约 510 万新发病例,导致约 360 万例病例死亡[7]

在该计划中,公司致力于改善胃癌、肝癌、胆道癌、食道癌、胰腺癌和结直肠癌的治疗效果。

除了用于胆道癌和肝细胞癌的适应症外,公司正通过涵盖从早期到晚期疾病的广泛开发计划,评估度伐利尤单抗的联合用药方案治疗肝癌、食管癌和胃癌。

公司也在评估德曲妥珠单抗,一种靶向HER2的抗体偶联药物在胃癌、结直肠癌及胆道癌这三种主要的消化道肿瘤中的潜力。德曲妥珠单抗由阿斯利康和第一三共联合开发和商业化。

奥拉帕利是一款同类首创的 PARP 抑制剂,具有广泛而先进的临床试验计划,涉及胰腺癌和结直肠癌等多种类型消化道肿瘤。奥拉帕利由阿斯利康与默沙东(美国和加拿大境内的默克公司)联合开发和商业化。

此外,阿斯利康已与KYM Biosciences Inc.就AZD0901达成全球独家授权协议。AZD0901是一款潜在世界首创靶向 Claudin 18.2 的抗体偶联药物(ADC),也是一个胃癌的潜在治疗靶点,目前处于临床I期。

关于阿斯利康的肿瘤免疫治疗研究

阿斯利康是将免疫疗法概念引入存在高度未满足的医疗需求的专门临床领域的先驱。公司拥有全面和多样化的 IO 产品组合和管线,以免疫疗法为基础,旨在克服抗肿瘤免疫逃逸,并刺激人体免疫系统攻击肿瘤。

阿斯利康旨在通过度伐利尤单抗单药治疗以及与tremelimumab或其它创新免疫疗法和机制联合用药的方式重构癌症治疗,帮助患者改变治疗结局。公司也正在探索如双特异性抗体等下一代免疫疗法,利用免疫的不同特质来靶向癌症治疗。

阿斯利康正在大胆地追求创新的临床策略,将基于IO的疗法引入各种类型的癌症治疗中,以期带来长期生存获益。凭借丰富的临床计划,公司还支持在拥有最大治愈潜力的疾病早期阶段使用IO治疗。

关于阿斯利康肿瘤领域的研究

阿斯利康正引领着肿瘤领域的一场革命,致力提供多元化的肿瘤治疗方案,以科学探索肿瘤领域的复杂性,发现、开发并向患者提供改变生命的药物。

阿斯利康专注于最具挑战性的肿瘤,通过持续不断的创新,阿斯利康已经建立了领先全行业的多元化产品组合和管线,持续推动医疗实践变革,改善患者体验。

阿斯利康的愿景是重新定义癌症治疗并在未来攻克癌症。

关于阿斯利康

阿斯利康是一家科学至上的全球性生物制药企业,专注于研发、生产及营销处方类药品,重点关注肿瘤、心血管、肾脏及代谢、呼吸和免疫等疾病领域。总部位于英国剑桥的阿斯利康业务遍布100多个国家,创新药物惠及全球数百万患者。更多信息,请访问www.astrazeneca.com

声明:本文涉及未在中国获批的产品或适应症,阿斯利康不推荐任何未获批药品/适应症的使用

参考文献

[1] NEJM Evidence. Durvalumab plus Gemcitabine and Cisplatin in Advanced Biliary Tract Cancer, DOI: 10.1056/EVIDoa2200015

[2] Marcano-Bonilla L, et al. Biliary tract cancers: epidemiology, molecular pathogenesis and genetic risk associations. CCO. 2016;5(5).

[3] ESMO. What is Biliary Tract Cancer. Available at: https://www.esmo.org/content/download/266801/5310983/1/EN-Biliary-Tract-Cancer-Guide-for-Patients.pdf. Accessed September 2022

[4] BENAVIDES M, ANTÓN A, GALLEGO J, et al. Biliary tract cancers: SEOM clinical guidelines. Clin Transl Oncol, 2015, 17 (12): 982-987.

[5] HUNDAL R, SHAFFER EA. Gallbladder cancer: epidemiology and outcome. Clin Epidemiol, 2014, 6:99-109.

[6] BRAY F, FERLAY J, SOERJOMATARAM I, et al. Global cancer statistics 2018: GLOBOCAN estimates of incidence and mortality worldwide for 36 cancers in 185 countries. CA Cancer J Clin, 2018, 68 (6): 394-424. 

[7] Referenced with permission from the NCCN Clinical Practice Guidelines in Oncology (NCCN Guidelines®) for Breast Cancer V2.2022. © National Comprehensive Cancer Network, Inc. 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Accessed September 2022. To view the most recent and complete version of the guideline, go online to NCCN.org. NCCN makes no warranties of any kind whatsoever regarding their content, use or application and disclaims any responsibility for their application or use in any way.

[8] Rawla P, et al. Epidemiology of gallbladder cancer. Clin Exp Hepatol. 2019;5(2):93-102.

[9] Banales JM, et al. Cholangiocarcinoma 2020: the next horizon in mechanisms and management. Nat Rev Gastroenterol Hepatol. 2020;17:557-588.

 

消息来源:阿斯利康
China-PRNewsire-300-300.png
医药健闻
微信公众号“医药健闻”发布全球制药、医疗、大健康企业最新的经营动态。扫描二维码,立即订阅!
colle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