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mniture

从一把获了红点至尊的锁说起 -- 太火鸟专访上品设计周林

2019-05-15 12:11 1633
戏谑、调侃、自称“设计神棍”,看上去一直是在玩儿设计的周林把他创立的上品设计带入了第10个年头。太火鸟平台采访周林,就像管中窥豹,看上品设计螺旋上升的发展之路。

北京2019年5月15日 /美通社/ -- 戏谑、调侃、自称“设计神棍”,看上去一直是在玩儿设计的周林把他创立的上品设计带入了第10个年头。近期,太火鸟平台专访合作设计师周林,就像管中窥豹,看上品设计螺旋上升的发展之路。以下是采访的部分内容。

戏谑、调侃、自称“设计神棍”,看上去一直是在玩儿设计的周林把他创立的上品设计带入了第10个年头。太火鸟平台专访合作设计师周林,就像管中窥豹,看上品设计螺旋上升的发展之路。
戏谑、调侃、自称“设计神棍”,看上去一直是在玩儿设计的周林把他创立的上品设计带入了第10个年头。太火鸟平台专访合作设计师周林,就像管中窥豹,看上品设计螺旋上升的发展之路。

从一把获了2019红点至尊的锁说起

2018年下半年,太火鸟设计交易平台迎来了第一批客户,一个位于德国的中国厂商找到太火鸟平台,希望设计一款“能获奖”的锁具产品。国内外获奖无数、服务过众多企业的上品设计脱颖而出,成为太火鸟平台首推给客户的设计服务商。

“这个产品我们花了很多时间调研”,目前所有的锁都是一体式的,而我认为它应该是分体式的。当时做了很多模型,油泥、泡沫、3D打印;圆柱、方形、切角;材料尝试了金属和塑料;甚至还调研了Google的门禁……我觉得真做一个产品,需要时间打磨。哪怕同样是极简,它们之间也有弱弱的区别,但还是能看出背后的基因是什么。德国的极简硬朗、有张力,而日本的极简是白、小倒角、‘性冷淡’。这些都是我们在设计这款产品时需要考虑的。”

基因,在本次访谈中出现了多次,设计的基因、产品的基因、品牌的基因,从创始人周林一直渗透到上品集团每个细胞中。

那么,上品的基因究竟是什么,让一个设计公司在短短10年时间内能够获得多个红点、iF、红星奖等国内外工业设计大奖、获得北京市创新设计中心称号,服务超过上百家体量类似中国航天、可口可乐、中科院电子所、京东方、华力创通、腾讯、联想、海尔这样的企业呢?

什么是周林

“其实我的很多客户都非常厉害,有些是大国企、有些身家过亿,而我只是一个小小的设计师,地位、身家都不平等,他为什么会看中我、看中上品来为他做设计呢?”这大概源于周林的服务理念。

“在我的概念里有三个层次:1. 让甲方满意;2. 让甲方成功,3. 让用户满意。我要求上品的设计师都成为产品经理,既考虑甲方又考虑用户,所以我们在为客户提案的时候也会根据以上三个层次提案,第一款我们按照客户要求,在他要求的基础上美化,做到让甲方满意;第二款我们会推我们自己认为是什么样的产品;而第三款是真正的设计师款,是真正表现出设计师水准的产品。

设计就是在特定的情况下、特定的时间为特定的人群做合适的事情。“所以客户之所以会找到我这么一个小小的设计师,就是因为他看中了设计师的美学、设计感,是因为我们拿出了让他满意的产品。

把自己当成甲方的产品经理而不是一只乙方美工,是周林成功的第一个基因。

“但是‘甲方满意’和‘用户满意’之间还存在着张力,这里有一个小小的商业逻辑:甲方希望设计完成之后,产品从10块变20块。而用户想的是东西好、设计好、又便宜。所以设计师在这当中是很矛盾的。但恰恰是设计师可以通过设计让质量更好、颜值更高、组装更方便、成本更低,但同时让甲方获得同样的甚至更好的商业价值。

化解了主要矛盾,让客户和用户双赢,这是周林成功的第二个基因。

“决定产品好与坏的有三个因素:第一是设计师、第二是好的甲方、第三是供应链。一个好的甲方,能够决定一个产品的好与坏。这次能拿到红点至尊,还得感谢太火鸟平台让我们碰上了一个好甲方。甲方认知的改变是设计的重要机会:从改外观到以市场和用户为导向,价格和供应链不再是第一驱动。

“我曾经做过两款产品,一个是化学仪器,一个是农业产品,都不是大众消费类产品,而且产品原型都是傻大黑粗,都因为甲方选择重新进行设计而把产品做成了行业领先。” 

把握住机会,在看上去和“美”毫不相关的领域里,通过设计帮助甲方成功,成为行业领先者,这是周林成功的第三个基因。

在众多国内外奖项中,德国红点至尊奖和中国设计红星奖金奖是全球获奖率最低的奖项之一。上品设计曾多次获得这两个奖项,证明其产品打败了当年95%以上的产品。
在众多国内外奖项中,德国红点至尊奖和中国设计红星奖金奖是全球获奖率最低的奖项之一。上品设计曾多次获得这两个奖项,证明其产品打败了当年95%以上的产品。

作产品经理、让客户和用户双赢、通过设计帮助客户成功。周林用10年的时间摸索出了一套属于自己的模式。

计神棍:看到未来

然而,未来就是这样了么?前路在何方?继续埋头做设计?搞品牌和战略咨询?还是加入玩资本的行列?起初周林有些茫然。

“但我总觉得我是个‘设计神棍’,为什么呢?因为我能预测未来。”

“举几个例子,有一年10月我们接了很多净化器的订单,第二年红极一时的‘三个爸爸’出来了;后来又有段时间接了很多口罩的订单:女士的、儿童的、肩带式的、全套的、防毒面具级的,没几个月又火了;更不用说充电宝、水杯这种产品,连机器人这种也都包含在内。所以在整个市场火爆之前我就能得到第一手资料,不仅知道哪些产品能大卖,更能预判公司股票涨不涨。”

市场在哪里,设计公司就在哪里。

新品上市前的半年到9个月时间恰是研发和设计的阶段。手中聚集大量产品需求的设计公司可以成为预测市场走向的一个重要节点。“不仅如此,我还能深入到更垂直的领域。设计不是只浮在表面飘在空中。每一个做过的领域,我都能深入其中成为专家。

设计到底是不是好生意? 

与效果明显、变现快的行业相比,设计的慢热在于人们对它的认知误差。一直以来,工业设计作为制造业的最后一环走过了很长的发展历程,从单纯改变外观的“穿衣戴帽”,到逐渐认识到设计能够“提质增效”,到确实做出满足设计和商业双重需求的爆品,再到如今能让企业依靠好的产品设计做到行业领先者的地位……即使是德国和日本在成为设计强国之前也走过了模仿和抄袭那一段众所周知的漫长道路。

“现在设计处于研发端而不是市场端,好的产品=好的品牌+好的渠道+好的设计,但问题来了,这三者比重很难弄清,很多人宁愿在品牌和渠道等大笔投入,而除了曝光、流量以外,真正为用户带来价值、为客户带来商业价值的设计却处在后端的地位,很隐蔽也很尴尬,推动起来很吃力

话虽如此,周林却仍保持乐观:距离企业发现设计的价值仅仅需要一个触点:

“不同类型的企业触点不同,他们也处于不同的阶段:一种是这个产品虽然外观奇丑但天下唯一,老板想要借助设计成为行业独角兽;一种是产品目前在国内销路很广,但一出国参加展会就发现产品其实很Low;还有一种是同行竞争激烈,除了压价没有活路。一旦认知到了,设计就是翻转上面三种局面的武器。

成功并且获得尊重

与其说成功的模式都能够被复制,不如说好的模式具有相同的基因。

采访接近尾声,周林让人清楚地看到他身上一种与众不同的基因 -- 渗透在骨子里对设计沉甸甸的坚持 “虽然我嘴上说希望别人叫我产品经理,可我骨子里还是个设计师,所以48岁以后我要回去当老师教工业设计,我知道有很多人设计做到一定程度就转去做其他的了,甚至拿设计当成噱头,但我不会放弃,那是因为我希望设计能够获得世人的尊重。”

“小小的天有大大的梦想”,潇洒如周林梦想竟是“让设计获得世人的尊重”。
“小小的天有大大的梦想”,潇洒如周林梦想竟是“让设计获得世人的尊重”。

“我特别感谢太火鸟设计交易平台推送给上品订单,设计师都是天然有商业头脑的,他和艺术家最大的区别在于能看到商业价值,要挣钱、要溢价。从这个角度上讲,太火鸟能够帮助我成功,短短的时间已经对接给我几十个商机,可以说是让我有了成功的机会,我也希望通过这些机会让设计赢得世人的尊重。”

采访结束,再次看到上品的这个口号,和那些扑面而来震耳欲聋的形象墙相比,“让工业设计受世人尊重”不仅是周林成为设计师以来不变的心声也是他实践自己小小梦想过程中每一个坚实的脚印。

消息来源:太火鸟科技
China-PRNewsire-300-300.png
qr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