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mniture

追势科技王健鑫:软硬件结合打造“宇宙第一”的控制器

2021-05-11 11:33 3497
同一款产品(AVP),有全球首款,全球首个,世界领先,中国第一,那宇宙第一是谁呢?2021年上海国际车展上,追势科技王健鑫接受了来自智驾的专访,谈及了号称“宇宙第一”的控制器,讲述了“宇宙第一”背后的故事。

上海2021年5月11日 /美通社/ -- 2021年上海国际车展上,追势科技王健鑫接受了来自智驾的专访,谈及了号称“宇宙第一”的控制器,讲述了“宇宙第一”背后的故事。下方内容为媒体专访原文:

4月19日上海国际车展,追势科技举办了L3级自动驾驶落地新产品发布会。在发布会上,追势科技发布了历时两年打造的两款软件产品:低速自动驾驶(AVP)系统和停车场地图导航产品,和三款硬件产品:单TI TDA4的L2级AVP控制器,基于两颗地平线征程3的控制器L2+级AVP控制器以及基于三颗TI TDA4的L3级全速域控制器。发布会上追势科技宣称,有一款产品是“宇宙第一”。“宇宙第一”控制器到底长成什么样子?带着这个好奇心,记者走进的追势科技的展台。


步入追势科技的展台,在展台中央摆放的一个小的乐高模型车,在它旁边摆放着一块银色的控制器,最右边还有一个的激光雷达。有很多人在现场围观。这到底是什么产品,其中又蕴涵着什么的黑科技,记者采访追势科技的软件经理王健鑫,让他来给我们解答。

追势科技在展台上展示的基于TDA4的现场demo
追势科技在展台上展示的基于TDA4的现场demo

Q:王经理,您能给我介绍一下,追势科技的这款Demo给我们展示的是什么功能?

王健鑫:这个Demo中间银色的这款控制器,是追势科技自研的基于单颗TI TDA4的ADAS控制器。左边的乐高车上,我们安装了6颗相机,这6颗相机可以同时输入给这款控制器。右边的是一个大疆的激光雷达。上方的屏幕正在展示的是5路相机和一路激光雷达输入给控制器,现场实时的目标检测结果。

追势科技TDA4方案支持6个多模神经网络同时运行
追势科技TDA4方案支持6个多模神经网络同时运行

Q:追势展示的这个Demo,是不是号称“宇宙第一”的那个产品?

王健鑫:是的。我们的这个Demo,其实想给大家展示追势科技的软硬件实力。别看这个控制器尺寸这么小,它已经是过了车规级测试的可量产的板子。而且,用我们的软件能力,把TDA4芯片的算力发挥到极致,能实现6路深度学习模型并行实时跑。

第一:我们同时支持5路两百万级像素的车载摄像头同时输入,和一路激光雷达的输入。业内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公司几乎没有。

第二:每一路相机背后有一个深度学习网络,激光雷达背后还有一个深度学习网络,也就是说,我们业内首创的,同时运行5路目标检测和1路激光雷达点云的多模神经网络。这一点非常难,其他公司都只能支持一个深度学习网络,多个相机用分时复用这个唯一的网络,而我们同时能够支持6个深度学习网络。

这还没有结束,于此同时,我们的软件还在背后,支持5路相机的原始视频记录。

以上3点,都向大家表明,我们的软件在我们的TDA4控制器,在性能与稳定性均达到国际领先水平。这个Demo我们认为是“宇宙第一”的水平。其实“宇宙第一”是我们在发布会上的一个梗,如果对这个梗感兴趣的话可以看一下我们发布会的回放。


Q:为什么追势的软件能力,能做到这一点,优势是什么?

王健鑫:之所以我们能做到芯片的最大利用,是因为追势科技曾经量产过上百个前装项目。我们是实打实、打仗打出来的团队。目前国内外所有的车载芯片,无论是TI、Renesas、NXP、英伟达,我们都量产过,都有丰富的开发经验。

目前汽车行业各家芯片厂的底层架构都不一样,软件和硬件的结合要做好,强依赖于芯片厂家工具链的成熟度和对合作伙伴的支持。不过往往因为芯片厂的人力资源有限,无法有效支持所有的芯片开发厂家,所以,是否有相应的开发和量产经验是软硬件结合能否做好的重要因素。而正如我刚才提到的,我们追势科技适配过国内几乎所有的芯片,所以我们只需要很少的芯片原厂支持,就可以自己独立的开发。

另一方面,是否有高效的系统设计。我们可以根据不同的芯片特性,将功能差异化的,在不同的处理单元上,进行最合理的开发部署优化和管理,从而充分利用芯片的算例。

最后,我们有全球领先的多传感器融合、决策、规划和深度学习的算法,我们在这些算法开发之初,就考虑到跟硬件的配合和量产,我们直接用C语言编写,最高的运行效率,并能直接访问硬件,这些优点都使我们的软件和算法在落地量产中能够做到快速、高效、性能稳定。

Q:在芯片的选择方面,市面上现在有很多不同芯片,这个方面市场的趋势是什么,为什么我们会选择在TDA4?

王健鑫:关于市场趋势,我们看到的是两极分化非常严重。我们看到一类公司比如特斯拉、小鹏汽车这类的新势力车厂,主张硬件先行。追求超高的算力,要么用多颗高算例芯片拼出一个1000T的超级控制器,要么像特斯拉自研发芯片。不过这类路线的问题是,整个系统的复杂程度非常高,从硬件到软件都需要很长的时间,花费巨大的成本。

另外一个极端是,对于那些在未来三年内能大批量量产的芯片,比如TDA4、高通、地平线的J3,只有十几T算力。这类型片虽已经上市有段时间,不过真正在国内能做出硬件软件打通的公司的数量只有个位数。而且即便是打通了硬件底层驱动,能在上面将自动驾驶功能完整移植的就更少了。传统Tire1只有制造能力,只做算法的公司,有没有在嵌入式的开发和移植能力。

我们追势是国内少有的既有硬件能力,又有软件能力的团队。我们是真正能将我们的创新算法和软件,做到量产嵌入式的团队。

在2020年北京车展上,我们已经成功演示了我们基于地平线J3芯片的自动代客泊车系统。同时与地平线,佛吉亚一起在同年11月份的广州车展上也亮相过。本次上海车展,我们展示的是全新开发的,基于TDA4的方案是的软硬件产品。

追势科技在北京车展上基于双颗地平线J3软硬一体解决方案
追势科技在北京车展上基于双颗地平线J3软硬一体解决方案

Q:目前整个行业都在说软件定义汽车,您能谈一下您对软件定义汽车的看法?

王健鑫:在IT领域,有一种说法是“所有的东西你都可以说是软件定义的”,这个概念一直都有,只是最近几年才在汽车上火热起来。

这个过程中,有一个很重要的变量,在于硬件的通用性相比过去进步了很多。所以我们可以只需要改变软件,就可以赋予同一设备多种功能,甚至具有前所未有的新功能。

不过,我认为大家也不能盲目的认为软件是无所不能的,因为IT行业还有另外的一句话:硬件是软件的承载,脱离硬件的软件,都是空中楼阁,没有办法在真实世界产生效应和作用。

所以,软件定义汽车,一定是软硬件结合,才能将算法和效率,达到我们想要的1000倍的提升。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追势科技的软件开发,会在最初的顶层设计的上,就去考虑硬件,考虑芯片的原因。作为软件,我们上面是算法应用,下面是落地的硬件,这要求我们全面了解和解决,系统架构、硬件架构、网络架构,从而实现系统的功能。

追势的软件架构,经过10多年的迭代和不同芯片上面的量产打磨,到今天,能够做到,支持多传感器输入、算法的模块化和部署、多核移植和通信,最大效率利用硬件的算力资源。

也是因为这些实力,我们才能在众多的软件公司中脱颖而出,在最短的时间,用最少的算力,提供给客户最多的最佳的自动驾驶功能。

Q:感谢王经理,最后下了解,追势对于未来的规划是什么?

王健鑫:我们的规划在4月19日的发布会上,已经跟大家讲很清晰。我们是行业内少有的有全栈式解决方案的公司,我们的目标是到2025年成为中国最大的自动驾驶落地产品的供应商。

自动驾驶的落地一定是逐步进行的,目前追势L3级自动驾驶的落地方式是:低速辅助人,高速替代人。所以在过去的2年我们主打的是低速自动驾驶产品。

从今年开始我们开始解决城市交通拥堵问题。之后在逐步解决高速和环路的问题。在落地芯片上,我们现在客户要求我们在单TDA4,双地平线的J3和三TDA4的方案上落地。除此之外,我们也在同时正在跟NVIDIA合作准备开发基于ORIN和ATLAN的应用。

追势科技软件经理王健鑫
追势科技软件经理王健鑫

媒体原文链接:http://m.autor.com.cn/app.jspx?template=info&id=13321

消息来源:上海追势科技有限公司
China-PRNewsire-300-300.png
全球TMT
微信公众号“全球TMT”发布全球互联网、科技、媒体、通讯企业的经营动态、财报信息、企业并购消息。扫描二维码,立即订阅!
colle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