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mniture

LAURA III 期临床试验中,与安慰剂相比,泰瑞沙将EGFR 突变III期不可切除肺癌患者的疾病进展或死亡风险降低了84%

阿斯利康
2024-06-03 18:00 3227

是首个且唯一在 III 期肺临床研究中显示出生存获益的EGFR抑制剂和靶向治疗方案,可将无进展生存期延长三年以上

上海2024年6月3日 /美通社/ -- LAURA III 期临床研究的阳性结果表明,与放化疗后接受安慰剂相比,在具有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外显子19缺失或外显子21(L858R)置换突变的III期不可切除非小细胞肺癌 (NSCLC) 的患者中,阿斯利康的泰瑞沙(奥希替尼)显示出统计学意义和重大临床意义的无进展生存期(PFS)改善。

这些结果将在今天召开的2024 年美国临床肿瘤学会 (ASCO)的全体会议上公布(摘要 #LBA4),并同时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

经盲态独立审查中心(BICR) 评估的结果显示,与安慰剂相比,奥希替尼将疾病进展或死亡风险降低了 84%( [HR] 0.16;95% [CI] 0.10-0.24;p<0.001)。接受奥希替尼治疗组患者的中位 PFS 为 39.1 个月,而接受安慰剂组治疗患者的中位 PFS 为 5.6 个月。更重要的是,在所有预先设定的亚组中,包括性别、种族、EGFR 突变类型、年龄、吸烟史和既往对 CRT治疗的应答情况,均观察到了具有临床意义的 PFS获益。

奥希替尼的总生存期(OS)数据趋势良好,尽管在本次分析时数据尚未成熟。该试验将持续进行,评估次要终点OS。

美国亚特兰大埃默里大学 Winship 癌症研究所执行总监、LAURA临床试验的首席研究者 Suresh Ramalingam 医学博士表示:"LAURA III 期临床试验的无进展生存期结果令人震撼,这对目前尚无靶向治疗的 III 期 EGFR 突变肺癌患者来说是一个重大突破。奥希替尼史无前例地将疾病进展或死亡的风险延缓了 84%,基于这些数据,奥希替尼应成为这类患者新的治疗标准。"

阿斯利康全球执行副总裁、肿瘤研发负责人Susan Galbraith表示:"奥希替尼对这些潜在可治愈的肺癌患者,可将无进展生存期延长三年以上,也凸显了患者进行早期检测和诊断的必要性。这些改变临床实践的数据发挥出了奥希替尼作为 EGFR 突变肺癌基石疗法的强大影响力,尤其是对于那些曾在放化疗后出现了进展的早期患者。"

LAURA临床试验结果摘要:


 奥希替尼

(n=143)

安慰剂

n=73

中位无进展生存期(月)i 

39.1 (31.5, NC)ii

5.6 (3.7, 7.4)

风险比(95% 信区间)

0.16 (0.10, 0.24)

p 值

<0.001iii

数据成熟度 

56 %

40 %

86 %


i. 数据截止日期为202415日。

ii. NC:不可估量 

iii. 名义 p

安全性和因不良事件 (AEs) 导致的停药率与预估的一致,未发现新的安全性问题。奥希替尼组 有35% 的患者出现各种原因导致的 大于等于3 级不良事件,安慰剂组这一比例为 12%。

奥希替尼在包括美国、欧盟、中国和日本在内的 100 多个国家/地区被批准单药治疗。批准的适应症包括用于局部晚期或转移性EGFRm NSCLC的一线治疗、局部晚期或转移性EGFR T790M突变阳性NSCLC患者的治疗,以及早期EGFRm NSCLC患者的术后辅助治疗。奥希替尼联合化疗也在美国和其他国家被批准用于局部晚期或转移性 EGFRm NSCLC 患者的一线治疗。

关于肺癌

肺癌是男性和女性癌症死亡的主要原因,约占所有癌症死亡的五分之一。肺癌分为非小细胞肺癌和小细胞肺癌[3]。每年,全球约有 240 万人被诊断为肺癌,其中NSCLC是最常见的肺癌类型,约占 80%-85%。大多数NSCLC患者在确诊时已是晚期[2]-[5]

在美国和欧洲,约有 10%-15% 的 NSCLC 患者伴有EGFR突变, 在亚洲则有 30%-40% 的患者伴有 EGFR突变[6]-[8],这些患者对表皮生长因子受体酪氨酸激酶抑制剂 (EGFR-TKI) 的治疗特别敏感,EGFR-TKI 可阻断驱动肿瘤细胞生长的细胞信号通路[9]

关于LAURA临床试验

LAURA是一项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全球多中心的III 期临床研究,受试者为III期不可切除的EGFR突变非小细胞肺癌,这些患者在接受以铂为基础的放化疗后疾病未出现进展。患者接受每日一次 80 毫克奥希替尼口服片剂治疗直至疾病进展,或出现不可耐受的毒性反应或达到停药标准。疾病进展后,安慰剂组的患者可继续接受奥希替尼治疗。

该试验在美国、欧洲、南美洲和亚洲等超过 15 个国家的145 个中心进行,共招募了 216 名患者。本次是对主要终点PFS进行分析。该研究将持续进行,评估次要终点 OS。

关于奥希替尼

奥希替尼是一种不可逆的第三代表皮生长因子受体酪氨酸激酶抑制剂(EGFR-TKI),在治疗非小细胞肺癌(包括伴中枢神经系统转移)患者中有确证的临床活性。奥希替尼(40mg 和 80mg 每日一次口服片剂)在全球获批的各种适应症已治疗了近80万名患者。阿斯利康将继续探索奥希替尼用于治疗不同疾病分期的EGFR突变非小细胞肺癌患者。

有大量证据支持奥希替尼在 EGFRm NSCLC 中的使用。奥希替尼是唯一能够同时改善 ADAURA III 期研究中早期患者、LAURA III 期研究中的局部晚期患者,以及 FLAURA III 期研究和 FLAURA2 III 期研究中的晚期患者临床结局的靶向治疗药物。

阿斯利康致力于尽早治疗肺癌患者,作为该承诺的一部分, 评估奥希替尼的两项研究——新辅助治疗NeoADAURA III 期临床和早期可切除术后辅助治疗ADAURA2 III 期临床正在进行中,预计今年晚些时候NeoADAURA III 期临床会公布结果。

阿斯利康还通过SAVANNAH和ORCHARD II期研究、奥希替尼与赛沃替尼(一种口服、强效和高选择性MET-TKI)联合治疗的SAFFRON III期研究、以及与其他潜在新药的联合治疗,探索解决肿瘤耐药机制的方法。

关于阿斯利康在肺癌领域的研究

阿斯利康正在努力通过早期疾病的检测和治疗使肺癌患者更接近治愈,并不断突破科学边界,改善耐药性和晚期肺癌患者的预后。公司旨在通过定义新的治疗人群、研究创新的疗法,将药物带给能从中受到最大获益的患者。

公司丰富的产品组合涵盖领先的肺癌药物和新一代创新疗法,包括泰瑞沙(奥希替尼)和易瑞沙(吉非替尼);英飞凡(度伐利尤单抗)和tremelimumab;与第一三共合作开发的优赫得(德曲妥珠单抗和datopotamab deruxtecan);与和黄医药合作开发的沃瑞沙(赛沃替尼)以及横跨各种作用机制的新药及其组合的产品管线。

阿斯利康是全球Lung Ambition Alliance的创始成员,该联盟致力于加速创新并为肺癌患者带来治疗及治疗以外的有意义的改善。

关于阿斯利康在肿瘤领域的研究

阿斯利康正引领着肿瘤领域的一场革命,致力提供多元化的肿瘤治疗方案,以科学探索肿瘤领域的复杂性,探究、研发并向患者提供改变生命的药物。

阿斯利康专注于最具挑战性的肿瘤疾病,通过持续不断的创新,阿斯利康已经建立了领先全行业的多元化产品组合和产品管线,持续推动医疗实践变革,改变患者体验。

阿斯利康的愿景旨在重新定义癌症治疗,以期未来终结癌症这一致死之因。

声明:本文涉及未在中国获批的产品或者适应症,阿斯利康不推荐任何未被批药品/适应症的使用。

参考文献

1.  FDA. Frequently Asked Questions: Breakthrough Therapies. Available at: https://www.fda.gov/regulatory-information/food-and-drug-administration-safety-and-innovation-act-fdasia/frequently-asked-questions-breakthrough-therapies. Accessed May 2024.   

2.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International Agency for Research on Cancer. Lung Fact Sheet. Available at: https://gco.iarc.who.int/media/globocan/factsheets/cancers/15-trachea-bronchus-and-lung-fact-sheet.pdf. Accessed May 2024.    

3.  LUNGevity Foundation. Types of Lung Cancer. Available at: https://lungevity.org/for-patients-caregivers/lung-cancer-101/types-of-lung-cancer. Accessed May 2024.   

4.  Cheema PK, et al. Perspectives on treatment advances for stage III locally advanced unresectable non-small-cell lung cancer. Curr Oncol. 2019;26(1):37-42.

5.  Cagle P, et al. Lung Cancer Biomarkers: Present Status and Future Developments. Archives Pathology Lab Med. 2013;137:1191-1198.

6.  Keedy VL, et al. American Society of Clinical Oncology Provisional Clinical Opinion: Epidermal Growth Factor Receptor (EGFR) Mutation Testing for Patients with Advanced Non-Small-Cell Lung Cancer Considering First-Line EGFR Tyrosine Kinase Inhibitor Therapy. J Clin Oncol. 2011;29:2121-27.

7.  Szumera-Ciećkiewicz A, et al. EGFR Mutation Testing on Cytological and Histological Samples in Non-Small Cell Lung Cancer: a Polish, Single Institution Study and Systematic Review of European Incidence. Int J Clin Exp Pathol. 2013;6:2800-12. 

8.  Ellison G, et al. EGFR Mutation Testing in Lung Cancer: a Review of Available Methods and Their Use for Analysis of Tumour Tissue and Cytology Samples. J Clin Pathol. 2013;66:79-89.

9.  Cross DA, et al. AZD9291, an Irreversible EGFR TKI, Overcomes T790M-Mediated Resistance to EGFR Inhibitors in Lung Cancer. Cancer Discov. 2014;4(9):1046-1061.

消息来源:阿斯利康
China-PRNewsire-300-300.png
医药健闻
微信公众号“医药健闻”发布全球制药、医疗、大健康企业最新的经营动态。扫描二维码,立即订阅!
colle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