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mniture

耐世特汽车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赵桂斌:让变革驱动增长

2018-03-16 20:16 6453
近日,耐世特汽车系统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赵桂斌接受了 Automotive News China 的专访,探讨了市场形势的变化是否会影响耐世特未来的增长这一问题。

上海2018年3月16日电 /美通社/ -- 近日,耐世特汽车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赵桂斌接受了Automotive News China的专访。拥有百年历史的耐世特汽车系统曾是通用汽车旗下及之后德尔福公司的一个汽车零部件分部,2011年为中国航空汽车工业控股有限公司收购后,业务的发展很快驶入了快车道。

现阶段,汽车的智能化和电动化趋势方兴未艾。市场形势的变化是否会影响耐世特未来的增长?

对于这个问题,他的回答是,耐世特近年来业务的快速增长是一系列变革措施带来的,随着变革的持续和全球化布局的加速,公司的增长潜力会进一步释放出来。

耐世特汽车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赵桂斌
耐世特汽车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赵桂斌

变革为先

中航工业汽车入主之后,耐世特过去6年营收增长了72.7%、利润翻了5.15倍。2017年,耐世特的净利润较同期增长了19.4%。对于公司的业绩为何能保持高水平的增长,赵桂斌如此总结 -- “我们所做的按照我们中国人的说法就是变革”。

经过与30多家国际企业的PK,2011年4月中航工业汽车联合北京亦庄国际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终于将耐世特收入囊中,收购完成后,中航工业汽车获得了耐世特51%的控股权,长期在中航工业旗下的飞机发动机和飞机零部件公司担任CEO的赵桂斌出任耐世特董事长,之后兼任首席执行官。

赵桂斌表示,与成功收购的喜悦一同到来的是变革的紧迫性。“一个美国人做不好的企业,你为什么能搞好,如果你走它的老路,改善的程度终究是有限的,所以必须变。”他回忆道。

而变革需要建立在对收购对象的清醒认识之上。美国的汽车工业在全球享有先发优势,身处其中的耐世特经过一百多年的发展拥有深厚的技术积淀和极为丰富的产品组合。但企业的薄弱之处也同样明显。

对此,赵桂斌表示,他在上任之初就直言不讳地对耐世特的美方管理人员指出。“我当时去美国的时候就说你们跟中国改革之前的国有企业很像,机构臃肿、运营方式固化、效率低下。”

在赵桂斌眼中,耐世特当时的另一大问题是功能不全。“那时的耐世特看似布局很大,在许多地区设有制造工厂,但其实只是一个事业部,功能并不完整,跟独立公司差距非常大。”

对于耐世特的问题,赵桂斌随即着手从两个方面切入,大力推行变革,一是通过改造北美的业务,将耐世特转型为功能齐全和运营高效的独立公司,二是加快全球布局,将其最终改造成独立的全球化公司。

彻底的改造

将从原为通用汽车的一个事业部打造成独立的全球化公司,绝非一日之功。但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中航工业汽车入主后双管齐下,沿着既定的方向,从理念到制度建设不断推进。

赵桂斌说,其实把耐世特发展成为全球性企业是中航工业汽车当初竞购时就确定的战略。“当时我们到美国跟他们见面,有人担心我们把它做成一个中国企业,我说我们要做的不是中国企业,也不是美国企业,是全球企业。”他说。

全球化战略的制订并不是为了讨好耐世特原来的股东,而是基于对汽车行业的研究和洞察。
“我们的观察和感悟是,汽车这个行业很特别,一个企业必须全球化,否则就没有机会,不像建筑等其他行业可以从一个小的区域市场慢慢经营。”赵桂斌总结说。

而要让全球化理念落到实处,必须从公司管理的顶层设计开始。在被收购之前,耐世特的董事会和高级管理人员清一色来自北美。收购后的第一天,从全球招募了三名高级人才即走马上任,分别担任董事会审计、薪酬、战略三个专业委员会的专员。

在耐世特各地的业务单元中,苏州工厂一直表现卓越。过去几年,这个工厂的数名管理人员获得擢升,进入全球总部,分别负责全球运营、人事、制造的高管。

为凝聚公司管理层对全球化战略的认识,耐世特在美国密西根州的奥本山建立了新的全球总部,并于2016年8月正式入驻。奥本山与耐世特之前的全球及美国总部所在地萨吉诺相隔仅几十公里,那么为何要在相邻的地区另建全球总部呢?

“这样做很有必要,我们不能把美国区的总部当作全球总部。北美固然重要,但不代表全球,所以我就决定,哪怕十公里也得搬。”赵桂斌说。

耐世特新全球总部设立了各类为全球化和战略部署服务的业务部门,而且配备了多种高科技设备,便于身处全球各地的团队成员实时协作沟通。现在,耐世特在全球各地的高管定期去奥本山的全球总部开会。“这看似一件很小的事儿,但实际上有力地上促进了管理层观念的转变,增强了他们的全球意识。”他补充道。

在全球化改造中,赵桂斌特别强调了企业文化的重要性。真正的全球化企业,并非仅仅将分散在世界各地的子公司攒成一团,而是以统一的、高度一致的思维模式,优化和加速企业在世界各地、各个单元的协同效应,实现真正的系统管理。他指出,事实证明,正因为采取了“One Nexteer”这种统一一致的文化模式,耐世特才得以在经历百余年间各种转型后,在短短几年中实现后发优势。

耐世特还对一系列内部管理制度进行了改革和优化,推行精益管理和生产能力的重组,以提高企业的效率,支持企业的全球化布局。

赵桂斌表示,以前生产一个产品,从原材料采购到制造都在企业内部完成,现在则不同,有些可以外购。“这跟我们对资本金投入比例的管理有关,不是说我们没有钱,我们要考虑投入的风险和回报。”他说。

再如,原来耐世特在财务管理上习惯于算EBITA(即未计利息、税项、折旧及摊销前的利润)。现在则要算净利润,财务部门也被要求进行全球税务筹划,帮助企业实现利润的较大化。得益于公司在企业运营和投资上的持续规范和优化,耐世特健康的财务状况和突出的现金流表现成为典范,也为未来增长打下强有力的资金基础。

加速全球化

自被中航工业收购以来,耐世特明显加快了全球化布局,迄今为止,在世界各地设有24个工厂、14个客户服务中心和3个工程中心。

汽车行业的特殊性和国际汽车巨头的发展历程都表明,要想汽车市场的竞争中求得生存和发展,必须成为一名世界级选手。因此,赵桂斌表示,在研发和生产两个方面耐世特的全球化步伐都会加快。

这一点已经突出地反映在该公司在中国的布局上。在中国国内,耐世特已经设有4家独资工厂、4家合资工厂和一个亚太区技术中心。2017年11月,耐世特在苏州市工业园为其新的亚太技术中心举行了开工奠基仪式。

亚太区新技术中心占地3万多平方米,包括14000平方米的办公楼和12000平方米的研发车间,预计将于2019年年底竣工,投产后最终将雇佣上千名员工。除了产品工程、制造工程、采购、财务、销售及总部管理等职能部门,新技术中心还将设立8车道、4500平方米的车辆测试场地,提供各种复杂路面道路的测试环境,进一步加强公司产品在中国制造、研发、测试和验证的能力。

在亚太的另一大汽车市场印度,耐世特已经拥有三家制造工厂,涵盖电动助力转向系统和动力传动系统两大主营业务。目前,公司正在印度的班加罗尔筹建一个拥有上百名工程师的软件开发中心,以支持全球业务的数字化转型和升级。

反观全球,耐世特在2017年布局连连,继续在重要战略地区扩大运营版图。包括在巴西、墨西哥和印度尼西亚先后设立三家新厂,在汽车制造重镇柳州投建新工厂,并在日本设立新的客户服务中心等 -- 这些举措都是为了给公司多样化的客户群体提供更好的服务。今年2月,耐世特又宣布将在摩洛哥设厂。作为耐世特在非洲的首座制造基地,摩洛哥工厂将凭借其地理优势更好地支持非洲和欧洲区域业务的拓展。

战略性的制造布局和高质量、高安全性能的自主产品能力一直是耐世特差异化优势的关键。对此,赵桂斌以耐世特全球的样板工厂 -- 柳州工厂为例,介绍了公司目前在汽车行业中最先进、最集成的设计与制造系统 -- 数字追踪制造系统。这套系统打造了一个统一的全球架构,让耐世特能够对其制造运营进行实时、动态的全局掌控,深入地了解任一时刻的全球运营状况。通过大数据系统、实时看板、产线人脸识别、设备状态实时采集及预警等“智造”手段,柳州现有工厂得以在生产安全、质量、交付、管理等领域不断提升绩效。

布局未来技术

在汽车的转向、动力传动系统方面,耐世特拥有历经百年的雄厚技术积淀和整车集成经验,在ADAS (高级驾驶辅助系统)及自动驾驶技术领域也有独特的领先优势。为巩固技术优势,耐世特每年在研发上的投入超过营收的6%。

随着汽车大步迈进智能和自动驾驶的时代,技术优势让耐世特得以从容而快速地开发前瞻性的技术。

在转向技术上,耐世特能提供适用于从小轿车到大卡车等各类车型的产品,从经济性的有刷管柱式电动转向系统(EPS),到适用于SUV等大型车辆的齿条式EPS,到皮卡、巴士、商用车可用的MTO(磁助力扭矩叠加转向器)。由于具备独立的研发、设计、测试、验证和生产能力,耐世特是业内唯一一家自主控制所有关键部件核心技术和设计的汽车转向系统供应商。

在新产品研发方面,通过持续创新,耐世特掌握了迭代式快速原型制造与设计方法,这使得该公司能够快速推进产品开发、原型制造和后续改进,优化从产品构想到量产的整个过程。

在2018年1月的北美国际汽车展上,耐世特发布了自主研发的搭载在线控转向技术上的“先进转向技术集成系统”,在随需转向系统和静默方向盘系统这两项智能转向技术进一步创新,满足半自动和完全自动驾驶领域中不断演进的技术需求。

随需转向系统能够实现在驾驶员人为控制和自动驾驶控制之间更安全、更直觉的切换,让驾驶员随心定制多个驾驶模式。静默方向盘系统则能够修正车辆自动转向过程中方向盘的颤动和回正带来的干扰,从而显著降低操作疲劳,确保车辆安全平稳的行驶。配备静默方向盘系统的车辆还可搭载“完全可收缩式”转向管柱,在自动驾驶模式下可自动收缩至仪表板内,从而增加可用空间并提升驾驶舱舒适度,使驾驶员可以从事其他活动。

作为车辆的关键安全系统之一,转向技术的安全性是耐世特关注的核心。耐世特先进转向技术集成系统中行业领先的网络安全技术,能进一步提升车辆互联时代下转向系统的安全性,有效防御恶意入侵和未经验证的转向指令。

在独立开发新一代技术的同时,耐世特与整车厂、零部件企业和互联网企业在ADAS上都展开合作。目前一些项目已经进入量产阶段:用于量产的雪佛兰Bolt自动驾驶车队,和Waymo与克莱斯勒Pacifica L4级自动驾驶汽车。

同时,公司的多项战略性合资与技术联盟也在按计划渐次展开 -- 包括和大陆集团强强联手研发先进转向与制动技术结合的合资公司CNXMotion,与威伯科合作研发制造为商用车实现主动转向控制的长期战略联盟,以及与东风零部件集团以各占50%的股份比例成立的生产电动助力转向系统的合资公司等。

ADAS和自动驾驶中的许多功能都是通过电动转向系统来实现的,例如车道保持辅助、交通拥堵辅助、泊车辅助、车道偏离警告等。耐世特的EPS系统,包括高可用性EPS和线控转向等系统,将为整车厂在主动安全和自动驾驶领域实现更多的可能性。

既要增长,也要效率

耐世特的战略是成为“随心操控的引领者”,即把自身打造成全球企业并成为汽车转向系统的全球领导者。要实现这个目标,公司必须保持技术领先。

“我做过中航发动机公司的CEO和飞机零部件公司的CEO,前后近20年,对技术有很深的体会、感悟和热情。随心操控的引领者是要有技术支撑的。所以,我们一直把技术当作领先竞争重要的因素。”赵桂斌说。

但他对公司的要求不止于技术领域,他认为耐世特必须实现全面领先,既能保持业务的增长,而且敏捷高效:“我们要技术领先、效益领先、市场占有领先”。

被中航工业汽车收购之后,耐世特的业务取得了强劲的增长。但一个企业做大之后,保持灵活高效往往会变得比较困难。但赵桂斌认为,耐世特的管理是问题导向,知道问题在哪里,他相信一定能解决。“曾经有人问我要增长,还是要效率,我说我都要。”赵桂斌说。

回顾耐世特过去几年的历程,他总结说主要的工作是对北美业务的改造,当时的动作很大,现在已经取得了实效。对于北美业务,耐世特将深化变革和改造,而在世界其他地区,公司的全球化布局有待进一步展开。

谈到未来的发展战略、以及如何继续保持强劲增长,赵桂斌说到:“我们要做到三个多样化 -- 也就是产品组合、客户群体和区域运营的多样化。通过这个发展战略,我们将进一步扩大市场占有率,为未来增长打下基础。”

展望未来,他表示:“我们将继续推进变革和全球化,路还很长,但在进程中增长的潜力还会迸发出来。”

原文章链接:http://www.autonewschina.com/cn/article.asp?id=17351

消息来源:耐世特
China-PRNewsire-300-300.png
全球旅报
微信公众号“全球旅报”发布最新的全球旅游产业、OTA(在线旅游)、航空公司、飞机制造、酒店行业最新动态。扫描二维码,立即订阅!
关键词: 汽车 运输业
colle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