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mniture

慢性移植物抗宿主病靶向药易来克(R)开出全国首方

2024-03-06 21:22 2997

创新药物可及助力患者延续生命"奇迹"

上海2024年3月6日 /美通社/ -- 2024年3月6日,慢性移植物抗宿主病(cGVHD)创新治疗药物甲磺酸贝舒地尔片(易来克®)在上海/北京/广州/天津/苏州/杭州/重庆等地陆续开出首批处方。作为FDA批准的首款也是中国首个且唯一的针对ROCK2靶点的免疫调节剂,甲磺酸贝舒地尔片用于治疗对糖皮质激素或其他系统治疗应答不充分的12岁及以上的cGVHD患者,通过创新机制帮助患者恢复自身免疫稳态,有效实现患者面临的核心问题,即纤维化,从源头机制上预防纤维化的形成,并直接作用于纤维化组织,从而减少纤维化[1],[2],[3],改善患者的临床结局。

国家血液系统疾病临床医学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中华医学会血液学分会主任委员、苏州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血液科主任吴德沛教授指出:"甲磺酸贝舒地尔通过直接作用于ROCK2靶点,帮助患者有效对抗慢性移植物抗宿主病纤维化,改善生活质量,挽救患者生命。甲磺酸贝舒地尔在全国的快速可及,满足了慢性移植物抗宿主病患者迫切的临床治疗需求,也为更多临床医生提供了强有力的治疗武器。"

慢性移植物抗宿主病发病率高达70%,纤维化要早诊早治

造血干细胞移植是血液癌症的常见治疗手段,目前中国有数以万计的患者接受了造血干细胞移植,生命得以延续。移植成功只是生命奇迹重要的第一步,对移植后患者而言,高达70%的患者会发生慢性移植物抗宿主病[4]。这是移植后阶段会出现的一种严重并发症,移植的免疫细胞(移植物)攻击患者(宿主)的细胞,从而破坏自体原有的免疫系统,导致多个组织发生炎症和纤维化。与此同时,超50%的患者在诊断时已是中至重度[5],[6],表现多为关节僵硬、皮肤呈硬皮病样、眼睛干涩、阻塞性肺疾病等症状。随着疾病进展,症状会随之加重,甚至会导致移植失败、血液肿瘤复发,甚至死亡[7]

对于血液移植患者而言,期待的不仅是生命的延续,更期待提高延续生命的生活质量。根据数据显示,目前只有37.5%的慢性移植物抗宿主病患者能够重返工作岗位[8],更多患者会因此无法工作,需要家庭成员的长期照顾,这无疑也加重了患者家庭的经济负担。此外,由于很多症状表现涉及关节或广泛的皮肤区域,约1/3的中到重度患者存在明显的心理困扰,包括抑郁或焦虑[9]。慢性移植物抗宿主病无疑给患者带来了身体、心理、经济等方面的多重打击。

吴德沛教授介绍:"相较于移植本身,患者和家属对移植后慢性移植物抗宿主病往往缺乏了解、重视不足,通常症状严重时才就诊。如能尽早发现,并在早期即重视组织纤维化的预防和干预,患者的远期生存和生活质量将得到明显改善。当前慢性移植物抗宿主病的治疗选择有多种,但仍无法从根本上解决纤维化的问题,导致患者需要多线治疗[10],[11],且同时增加了肿瘤复发或罹患新的恶性肿瘤的风险[12],[13]。因此,亟需创新药物从源头治疗慢性移植物抗宿主病,尤其是抗纤维化,改善患者生活质量,甚至实现疾病治愈。"

创新药物首方落地,延续移植患者"生命奇迹"

最新研究发现,ROCK2是多种促纤维化过程的关键调节者,是慢性移植物抗宿主病纤维化治疗的关键靶点[14],[15]。随着ROCK2靶点的发现,慢性移植物抗宿主病的治疗从免疫抑制发展到免疫稳态,即免疫系统在有效识别和攻击外来病原体的同时,保持对人体正常细胞的耐受性,避免过度活跃导致自身组织的损伤。

慢性移植物抗宿主病治疗的最终目标是建立免疫耐受,让疾病不再复发或临床表现不再明显加重[10]。临床研究数据显示,接受甲磺酸贝舒地尔片治疗后,整体缓解率可达76%,患者临床反应迅速,总体中位应答时间为5周,且在应答者中有91%的患者在6个月内症状发生缓解,肺部纤维化患者可以实现完全缓解,整体安全性和耐受性良好[3]

得益于中国对海外创新药物引入的政策支持,赛诺菲在中国加速实现了易来克®从海南博鳌首批患者的先行先试到全国可及。易来克®的上市,不仅丰富了移植领域的产品组合,也是赛诺菲为中国移植患者提供突破性疗法的实践和关注长期生存价值的体现,延续生命奇迹,不让任何一位患者‘掉队'。

——完——

[1] Knipe RS, et al. Pharmacol Rev. 2015;67(1):103-117.

[2] Flynn R, et al. Blood . 2016;127(17):2144-2154. 

[3] Cutler C, et al. Blood. 2021;138(22):2278-2289.

[4] 中华医学会血液学分会造血干细胞应用学组,中国抗癌协会血液病转化委员会.慢性移植物抗宿主病(cGVHD)诊断与治疗中国专家共识(2021年版)[J].中华血液学杂志, 2021, 42(4):11.DOI:10.3760/cma.j.issn.0253-2727.2021.04.001.

[5] Carlos R, et al. Transplant Cell Ther. 2021 Jun;27(6):504.e1-504.e6.

[6] Tang FF, et al. Biol Blood Marrow Transplant. 2020 Sep;26(9):1655-1662.

[7] Mawardi H, et al. Oral Dis 2019; 25(4):931-948.

[8] Jones CA, et al. J Health Econ Outcomes Res. 2016;4(2):113-118.

[9] Waldman L, et al. J Clin Oncol. 2018;36(15)(suppl):e22137.

[10] Flowers ME, Martin PJ. How we treat chronic graft-versus-host disease. Blood. 2015 Jan 22;125(4):606-15.

[11] Bachier CR, Aggarwal SK, Hennegan K, et al. Epidemiology and Treatment of Chronic Graft-versus-Host Disease Post-Allogeneic Hematopoietic Cell Transplantation: A US Claims Analysis. Transplant Cell Ther. 2021 Jun;27(6):504.e1-504.e6.

[12] Saidu, N.E.B., et al., New Approaches for the Treatment of Chronic Graft-Versus-Host Disease: Current Status and Future Directions. Front Immunol, 2020. 11: 578314.

[13] Blazar BR, et al. Dissecting the biology of allogeneic HSCT to enhance the GvT effect whilst minimizing GvHD. Nat Rev Clin Oncol. 2020 Aug;17(8):475-492.

[14] Knipe, R.S., et al. The Rho kinases: critical mediators of multiple profibrotic processes and rational targets for new therapies for pulmonary fibrosis. Pharmacol Rev, 2015. 67(1): 103-17.

[15] Offer, EP, et al. Selective ROCK2 inhibitors for the treatment of fibrosis. Paris NASH Meeting 2019.

 

消息来源:赛诺菲中国
China-PRNewsire-300-300.png
医药健闻
微信公众号“医药健闻”发布全球制药、医疗、大健康企业最新的经营动态。扫描二维码,立即订阅!
colle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