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mniture

甲子光年-- 2021中国科技创新20条判断

甲子光年
2021-05-03 19:22 2174

深圳2021年5月1日 /美通社/ -- 4月27日,中国科技产业智库「甲子光年」在深圳举办2021「甲子引力X」大湾区科技创新高峰论坛。开幕式上,甲子光年创始人兼CEO张一甲(甲小姐)为数百位产业界、科技界来宾带来了《2021中国科技创新20条判断:大变局中,万物生长》的主题报告。

甲子光年创始人兼CEO 张一甲
甲子光年创始人兼CEO 张一甲

张一甲先从时代坐标下的经济复苏讲起,阐述未来世界的确定问题和不确定因素。通过甲子科技产业生态模型、甲子产业准入门槛模型、甲子产业/企业竞争力模型等模型,为中国科技产业发展提供“坐标系”,让企业和个体“找得着北”。

进一步,张一甲通过20个趋势判断,从科技的走势、产业的平衡、文明的挑战三个方面为2021中国科技创新带来20条判断。

以下为演讲实录节选

判断1:“卡脖子”难题攻克绝非一朝一夕:赛程很长,课要一节一节地补

判断2:世界的迁移:虚实不分

判断3:世界的迁移:心物一体

判断4:互联网、物联网、数联网“三网合一”

判断5:“数据要素化”不仅是“治理议题”,更是“技术议题”

判断6:互联网已从“发展议题”走向“治理议题”

判断7:科学革命正逼近新拐点:量子世界观也许并非终点

判断8:区块链将开启“新经济学”

判断9:技术平民化:浸入产业纵深处,飞入寻常百姓家

判断10:粮肉蛋奶与芯片同样重要,农业科技是看点

判断11:中国消费依旧不可低估:B端崛起≠C端停滞

判断12:国企混改与产业升级:提质、控险、增效、降耗是检验制度的标准;ESG是努力的方向

判断13:碳中和仅靠种树是不够的,归根结底要用技术推动能源结构转型

判断14:中国科技产业发展仅靠技术力量是不够的,要靠产业配套和服务支持

判断15:不要对科技泡沫谈虎色变

判断16:努力让一部分科学家先富起来;也要允许一部分科学家十年不出成果

判断17:中国科技亟需道路自信,硬实力与软实力同样重要

判断18:越是看似狂妄的,越需悉心呵护

判断19:周期律可能被打破,科技创新亟需建立自我修正力

判断20:代表世界先进水平的评价体系亟待建立

科技的发展,不能只有运动员,也要有裁判者和啦啦队。中国科技力量的崛起,离不开科技管理、科研评价、经费制度、产业服务——这些远远比抄一个卡脖子技术清单,选几个来立项,凑几笔经费投下去,要更有价值。

在商业的话语体系中,太习惯于使用西方世界的舶来品,比如各大顶级咨询公司的模型,比如Gartner的趋势判断,美媒体的评价和榜单……还有科学世界顶级的论文都要求英文发表,也影响了很多自己知识成果的充分表达。如何用此路径的运动员去迎合彼路径的裁判员?

那么,中国是否可以涌现独立思考的代表世界最先进水平的第三方?

这是很难的挑战,坦白说,也是「甲子光年」作为一家科技产业智库始终努力的方向。
以上就是20条判断,作为2021第一次的发声判断送给大家。


最后还有一些想表达的。

回顾人类思想发展史,“经验主义”和“理性主义”像一个钟摆的两端此消彼长。很多人寻求规律,相信这个世界由因果关系构成,相信只有这世界是确定的,规律才有用,理性主义是现代人对世界的一种信心;可是到了近代,很多人告诉你,不,你所幻想的因果规律是不存在的。比如今天(4月27日)的人工智能机器学习就是经验主义的——计算机识别人,靠的不是对人脸结构属性的“理解”,而是靠“见”过足够的照片。

今天(4月27日)为何重提哲学最基本的认识论?

因为这个世界的哲学开始变化,你我的所谓“经验”也开始割裂——当抖音不断给你送的都是同一类内容,你天天生活在算法为你安排的世界里——就像楚门的世界,而你我还身处不同的楚门世界。所以,如何全面认识一个真实的世界,是一个越来越有挑战性的问题。

文明的进步从何而来?在否定与否定中前行

张一甲去年试图写一本书,因疫情搁置了,标题就是《人类之翼:在否定与否定中前行》。

其实追问整个人类文明的进步史,就是在左右互搏中成长起来的。类似理性主义和经验主义的较量,还有很多。比如刚才提到的两种科学观的较量(还原论 vs 整体论;物理思维vs生物思维),比如两种组织形态的较量(中心化 vs 去中心化),最终,是哲学的较量(理性主义 vs 经验主义;唯物 vs 唯心)。

举个例子:张一鸣的个性化算法推荐,背后是一套哲学,他其实在构建一个唯心的世界——你看到的,是你想看到的。那么,这是一件好事吗?会让人们离真相越来越近还是越来越远?这个问题留给大家。

甲小姐想说的是,真正顶层的决策者,往往是哲学层面的胜出。

那么,当人们手握进化的权力,会演化成什么样子?有很多可能:

可能性一:技术作茧自缚,“花样作死”,文明覆灭。

可能性二:人类成为“赛博格”(机械化有机体)。

可能性三:人类成为“钢铁侠”(辅助器械)。

可能性四:外星殖民,发展为多星球物种。

可能性五:科技自我修正,人类依旧是人类。

……

甲子光年的专栏作者陈军宏写得好:“我们在用计算平行宇宙的方法投注未来,但属于当前时间线的未来只有一个。”

不做地球的“啃老族”

地球母亲的年龄很大,人类孩子的年龄很小。

工业化以来,人类用两三百年的时间,做了一件事,啃老——把原来矿物的燃料都拿出来用了。

3亿年前有很多树,吸收了太阳光以后,埋到地里变成了煤;1亿年前后很多海里浮游生物,也进行光合作用,沉到海底变成石油;现在,我们把它们通通烧了,排到大气里——某种意义上,人类就是“啃老族”。

人们开始认识地球的时间很短,了解还很肤浅。地球是一个整体,牵一发而动全身。这是一个直白的呼吁:在完全了解地球母亲之前,不要因为啃老过度,而让她抛弃我们。

这不是终章的开始,仅是序章的结束

经历过2020年诸多磨难的人们,大概都有此感:面前有两条路,一条通往光明,一条万劫不复。人们没有理由不重新思考一切。

《传道书》有言:“一切万事皆有其时,播种有时,收获有时,兴盛有时,衰亡有时,太阳底下无新鲜事。”——看起来,一切规律已经写死了,但坦白说,科技行业是有一些天生反骨的:道理都懂,但还是不甘心,还是好奇,好奇一些可以让这代人不同的可能性,因为还有太多问题没有答案,譬如:

世界和平,是否有永久性解决方案?

人类文明,是否可收敛?如果可以,将收敛于什么极限?

吾辈幸福,是否可人皆有爱,并以之为归宿?

也许很多朋友觉得,最后提的这些问题实在是太空泛太基础了,但甲小姐想说,也许你可以当作段子看一看,但懂的人自然懂——如果你的答案中,但凡有一点点“不确定”和“有可能”,那么,今天(4月27日)接下来的所有讨论就有其意义。

未来已经到来,只是尚未流行

科技工作者其实往往有一种跨越时间轴的交错感:科幻作家可能活在100年后,科技投资者和媒体人可能活在5年以后,但深耕在产业之中的实干者,和我们所影响的人都活在当下——也许科幻作家、媒体和投资者已经开始着急了,但未来总要一个齿轮一个齿轮地变成现实。

科幻作家威廉·吉布森说得好:“未来已经到来,只是尚未流行。”

希望人类能够在日拱一卒的劳顿中,不忘抬头看看这些遥远的、咫尺的、朴实的、最基本的问题,并偶尔能有一些幸运的时刻,嗅出那即将到来的风暴。

 

消息来源:甲子光年
China-PRNewsire-300-300.png
全球TMT
微信公众号“全球TMT”发布全球互联网、科技、媒体、通讯企业的经营动态、财报信息、企业并购消息。扫描二维码,立即订阅!
colle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