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mniture

中国网:为“紧急事态宣言”下的东京奥运会祈福

中国网
2021-07-26 09:36 4419
本文主要内容为来自中国网采访东京经济大学教授周牧之的报道,该报道包含两个主要部分:“不屈服的奥运精神与奇葩的决策”“直面新冠病疫情拷问和强烈反对的民意”。后附《风云际会造英雄》全文,为在 “紧急事态宣言”下召开的东京奥运会祈福。

北京2021年7月26日 /美通社/ -- 以下为来自中国网采访东京经济大学教授周牧之的报道:

东京奥运会今天开幕!

2008年,当时在麻省理工学院做客座教授的笔者还作为专栏作家为新华社《环球》杂志撰稿。北京奥运会前夕,笔者在从波士顿飞往巴黎的飞机上写下了一篇题为《风云际会造英雄》的文章,遥祝北京奥运盛会的召开。

不屈服的奥运精神与奇葩的决策

与北京奥运会的千客万来、万民期待相比,东京奥运会却不得不在“紧急事态宣言”下召开。既不能接纳海外游客,大部分赛事还不能有观众观赛。不仅损失近千亿日元的票房收入和数千亿日元的旅游消费,还要增加近千亿日元的新冠对策费用,把一个体育盛典硬是弄成了戒备森严的渡劫。

其实日本举国上下原本为2020东京奥运会做足了准备,无奈受新冠疫情冲击,不得不将会期延迟了一年。然而一年过去了,由于抗疫举措乏善可陈,日本没有能够控制住疫情蔓延。

所谓“紧急事态宣言”的日式封城既不彻底,也不求新冠感染病例清零,因此不得不一而再,再而三地“封城”。现在东京正在实施的是第四次“紧急事态宣言”。

去年为了振兴观光旅游产业,日本居然展开了“Go To Travel(去旅行)活动”。政府重金补贴,积极鼓励跨地区旅游。这一违反抗疫常识的举措直接拉高了新冠感染人数。

日本虽然把抗疫成败的赌注都压在了新冠疫苗上,但既没有重金研发生产自己的新冠疫苗,又一直不肯在审批上为海外疫苗开辟通畅的“特别通道”,导致疫苗接种严重滞后。

直面新冠病疫情拷问和强烈反对的民意

在既没有普及疫苗,又没有强有力的隔离措施,医疗上也不能提供充分保障的情况下,东京奥运会的召开,可能使日本沦为各类变异病毒汇聚的险境。

面对如此凶险的局面,当然反对如期召开东京奥运会的声音强烈。在笔者东京寓所门外也能时常看到反对奥运会的游行集会。

实际上,目前在各国的代表团中已经陆续出现了新冠病毒感染病例。“裸奔”的日本将要面对全球变异新冠病毒侵袭的拷问。

然而,东京奥运会今天终究开幕!超过200个国家和地区的11090名选手来到东京参赛。参赛人数创历史新高,竞技项目数量也达到奥运史上之最。

在此之际,重发这篇《风云际会造英雄》,为在疫情压力下拼搏的选手们摇旗呐喊,为在“紧急事态宣言”下召开的东京奥运会祈福,期待选手们为光荣与梦想的精彩角逐能够给被新冠疫情所涂炭的世界带来希望和生气。

《风云际会造英雄》

人类的历史是一部英雄的历史。英雄的超人能力、挑战意志、气吞山河的气概和一往无前的勇敢是人类最欣赏的品质。英雄的光荣与梦想、挫折与失败不仅影响时代的兴衰、民族的存亡,而且是后人吟诵传承、扼腕浩叹、心向神往的精神财富。

《荷马史诗》中的希腊英雄阿咯琉斯和特洛伊的捍卫者赫克托耳,无论是胜者还是败者都是人们称颂千年的神话人物。在中国,项羽的“力拔山兮气盖世”,刘邦的“大风起兮云飞扬”,曹操的“老骥伏枥志在千里”,岳飞的“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所表达的莫能与争的气势和大英雄本色迷倒了一代又一代国人。许多中国古典文学的传世之作,例如《封神演义》、《西游记》、《三国演义》、《水浒传》等,都是对英雄的激赏和赞美。

只可惜英雄风云际会的时代大多战乱连年,国难当头,崩土裂国,民不聊生……所谓时事造英雄,造价实在太高昂。

在希腊,大英雄阿咯琉斯家乡的人们创造了一个和平方式来满足对英雄的渴望、追求和祭奠。古奥运会由此在公元前776年诞生,直到公元394年为罗马皇帝废止,历时1168年,共举行了293届。古希腊的奥运会不仅是各地竞技英雄汇聚的舞台,而且还是各国首脑斗智斗勇的擂台,也是文化艺术交流、商贸往来的场所。

征服了希腊的罗马帝国虽然废止了古奥运会,但是也有自己的享受英雄的方法,只是罗马的角斗场更见真见血,更生死相搏,更野蛮和刺激。

类似的盛会在中国也并不罕见。春秋战国时代就有各国之间赛马、赛车、比剑斗勇的习俗,今天许多民族和地区仍在举行的摔跤、赛马、抢羊等活动都是融祭奠、竞技、社交和集市于一体的古代节日遗风。

现代奥林匹克起始于1896年的雅典奥运会,以后逐渐成为了世人欣赏全球竞技健儿争雄斗勇的丰采,品评其超人体能、健美身体、挑战极限之意志的盛筵。

1936年柏林奥运会美国黑人运动员杰西·欧文斯连获四枚金牌的风骚独领,粉碎了希特勒利用奥运来渲染日耳曼民族的优越感和种族歧视的企图,更是留下了一个挑战邪恶的神话。

电视的普及使奥运脱出了地理的局限,让世界各地的人们可以和运动场馆的观众一样欣赏健儿们的竞技,也给奥运带来了商业运作的契机。1984年的洛山矶奥运会通过收取高额的电视转播权和征集能够独享奥运广告的赞助商,使奥运会由此能够营利。

今天,数以十亿计的直播收视人口、各国媒体的集中报道、来自世界各地庞大的观战游客群体,为奥运会的主办国提供了巨大的商机,也提供了一个将自身展示给世界的机会。

在东亚,1964年的东京奥运会和1988年汉城奥运会都向世人昭示了新兴工业国的横空出世。被奥运激发的高扬感更是给两国社会经济发展带来了另一轮的新高潮。

30年的改革开放使中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一个贫穷、落后、封闭的国家跃进为全球有数的贸易大国和经济大国,人民的生活水平也得到了本质上的提高。超过40亿的全球电视直播人口,两万名以上云集北京的外国记者,比过去更加发达的网络通讯,无疑将使北京奥运会成为世人发现和惊叹中国巨变的盛典。

直播和集中报导虽然能够将奥运传送到全球每一个角落和家庭,但各国的报导往往偏重于与本国运动员有关的项目和故事,并不能真正让观众全面地体验奥运的多彩与多元。从这种意义上讲,北京奥运会也是把世界展示给中国的一次重大机会。在竞技的胜败得失、金牌的多寡输赢令国人心醉神迷、大喜大悲的同时,零距离地欣赏龙虎相争背后的故事、人格魅力、文化特性、价值多样性更会使国人耳目为之一新。

相信风云际会的北京奥运会不仅会在中国引发新一轮的发展激情,更会给国人审视和思考世界注入新的视野。

(注:《风云际会造英雄》首发在2008年《环球》杂志第16期)

消息来源:中国网
China-PRNewsire-300-300.png
医药健闻
微信公众号“医药健闻”发布全球制药、医疗、大健康企业最新的经营动态。扫描二维码,立即订阅!
colle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