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mniture

南非酒店造梦人索尔-柯兹纳逝世

索尔生于1935年,逝世于2020年,他在全球酒店行业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记
The Phoenix Partnership
2020-03-24 13:44 5372
全球最具创新精神的酒店经营者之一兼南方太阳酒店集团、南方国际集团和柯兹纳国际集团创始人索尔-柯兹纳因癌症在南非开普敦的柯兹纳家族宅邸Leeukoppie Estate去世,享年84岁。

伦敦2020年3月24日 /美通社/ -- 全球最具创新精神的酒店经营者之一兼南方太阳酒店集团(Southern Sun)、南方国际集团(Sun International)和柯兹纳国际集团(Kerzner International)创始人索尔-柯兹纳(Solomon (Sol) Kerzner)因癌症在南非开普敦的柯兹纳家族宅邸Leeukoppie Estate去世,享年84岁。索尔堪称酒店和度假村行业的巨头,一直特立独行的他重新定义了全球综合度假胜地的规模和范围。

Nelson Mandela and Sol Kerzner (OneOnly Cape Town Launch)
Nelson Mandela and Sol Kerzner (OneOnly Cape Town Launch)

 

Sol Kerzner
Sol Kerzner

作为俄罗斯移民后代,索尔于1935年出生在南非约翰内斯堡。索尔是家中幼子、唯一男孩,上面有三个姐姐。他来自贫困社区的工薪家庭,长大后却成为南非最有影响力的企业家之一。索尔创建了南非最大的两家酒店集团南方太阳酒店和南方国际,并因打造了前所未有的豪华酒店,扬名国际,让南非以及毛里求斯、马尔代夫、巴哈马、迪拜和其它国际知名旅游目的地的旅游业开启了新的篇章。

 

12岁时,索尔入选了约翰内斯堡交响乐队(Johannesburg Symphony Orchestra)。同年,他开始学习拳击,最初只是因为贝兹山谷(Bez Valley)郊区治安不佳,他想拥有自保能力,但之后他真正迷上了这项运动。更不用说,他荣获金山大学(University of the Witwatersrand)的会计学位之前,已经是校队次中量级拳击冠军。索尔年幼时就已经显露出男人的睿智和坚定。

作为一个大部分时间生活在公众视野中的名人,索尔却出人意料的低调。他的前同事和合作人对这位名人的奋斗精神和勇气都赞不绝口,但很少有人知道索尔也有柔情的一面。

1962年,索尔决定放弃会计工作,并买下了南非德班一家名为阿斯塔特(The Astra)的小旅馆,从此开启了自己的酒店职业生涯。索尔很快将这家破旧的小旅馆改造成当地最受欢迎的酒店之一。这一成功进一步激发了索尔对不断创新的渴望,并展现出60年职业生涯中标志性的独创力。

当时年仅26岁的索尔认为,南非的酒店服务有望迎来质的飞跃。尽管没人认同他的计划,但索尔取得了重大突破,他在乌姆兰戛洛克斯(Umhlanga Rocks)成功建成了比弗利山庄(The Beverly Hills),这是南非首家五星级酒店。索尔再次打破“不可能”的旧观念,将比弗利山庄建在德班以北的一个荒芜沙滩上。这家酒店引起轰动,为他赢得了南非杰出酒店经营者的声誉。他在德班海边又建造了拥有450间客房的宜容格尼(Elangeni)酒店,然后与南非酿酒公司(South African Breweries)合建了南方太阳酒店集团。到1983年,这家酒店集团共经营30家豪华酒店,客房数量超过7000间。

索尔最具纪念意义、最具争议性的成就当属太阳城。太阳城位于约翰内斯堡以北,当时那里既没有道路,也没有基础设施。索尔构想并建造了整个非洲最宏大的度假项目。从1975年开始的十年内,他建造了四家酒店、一个人造湖、加里-皮亚(Gary Player)设计的两个高尔夫球场,以及一个娱乐中心。该娱乐中心拥有可容纳6000名观众的室内表演场,皇后乐队、弗兰克-辛纳特拉(Frank Sinatra)、丽莎-明尼里(Liza Minelli)和雪莉-贝西(Shirley Bassey)等世界知名艺人都曾在这里演出,这里还举办过规模宏大的世界级赛事和精彩活动。索尔再次不顾反对者的意见,培训出一批最优秀的服务人员,并让太阳城远离种族隔离主义。即使是最愤世嫉俗的海外记者也不得不承认,这个大型度假村的运作与种族主义无关。

从最早建造的酒店开始,索尔就一直坚持带给顾客惊艳感。当他在德班、毛里求斯或巴哈马群岛为酒店选址时,如果没有被这个地点“惊艳”,他就会毅然离开,去寻找另一片海滩来建造酒店和度假村。“第二好”或“足够好”从来都不是他的选项,他旗下位于博普塔茨瓦纳和迪拜的数千名员工亦是如此。索尔罕见的创造力和敏锐的商业头脑让他在南非声名远扬。

1994年,南非第一次民主选举后,新当选总统纳尔逊-曼德拉(Nelson Mandela)请索尔为总统就职典礼安排贵宾活动,当时全球大多数领导人和国家元首都出席了就职典礼。这是一个特殊的时刻,让索尔与那位全球知名的国家领导人的关系更亲密。纳尔逊-曼德拉总统曾这样评价索尔:“他让每一个所到之处都变得更美好。索尔,谢谢你改变了我们的世界!”双方真挚的友谊一直持续到2013年曼德拉去世。

1994年,索尔收购了巴哈马群岛的天堂岛度假村(The Paradise Island Resort),这是他在非洲地区以外的第一次大型收购。在这里,他启动了一项重大的改造扩建项目,将这家破产的酒店改建为奢华的亚特兰蒂斯度假村(Atlantis Resort)。这是一个拥有2300间客房的豪华度假村,修建了世界上最大的人造海洋馆,以及加勒比海最大的赌场。亚特兰蒂斯度假村以鲜明的主题、故事和神话传说吸引了各年龄段的游客。之后,亚特兰蒂斯的The Cove和The Reef酒店又增加了1100间客房。

那时,索尔说服自己的儿子布奇(Butch)放弃了在企业金融领域的大好前途,加入了自己的公司,父子俩开始强强联手,公司更名为柯兹纳国际集团。索尔和布奇在全球酒店行业叱咤风云。1996年,父子俩建立了他们在美国的首家赌场度假村The Mohegan Sun,如今这个度假村依然是北美最大的赌场娱乐综合体之一。

在谈到索尔的全球成就时,他的好友、在柯兹纳旗下多家企业工作了20年的员工伊恩-道格拉斯(Ian Douglas)评论道:“索尔集创造性的才能、精明的商业头脑和充沛的精力于一身,这点十分难得,他把心血倾注到自己的每一笔生意中。他的任何创意都不乏味,他不为钱财所动,只追求成功。他总是不断突破,在全球建造更大、更好的全新项目,不仅独特,而且要求更高、更令人兴奋。”

随后,索尔和布奇成立了One&Only Resorts(唯逸度假酒店)品牌,该品牌在巴哈马、墨西哥、毛里求斯、马尔代夫、南非和迪拜建成了多家荣获奖项的豪华度假村。秉承索尔一贯以来追求创新和完美的个性,每家One&Only酒店不仅在设计和氛围上独一无二,还树立了全新的休闲奢华度假村标准,在每一处细节上为客人提供最佳体验。

2006年,布奇在多米尼加共和国选址时不幸死于直升机坠机事故,当时他刚刚升任柯兹纳国际集团的首席执行官。当时索尔身为柯兹纳国际集团的执行主席,他决定重新担任首席执行官,继续为公司效力,完成他和布奇的梦想。

索尔的终生挚友杰夫-鲁宾斯坦(Jeff Rubenstein)还清晰记得那些艰难岁月:“索尔相信,不管你来自哪里,只要坚持,就会成功。他从不以自己的困境或不幸作为失败的借口。如果不幸造成了索尔的负担,努力工作就是他的破局之道。他自己总说‘你必须继续努力’。”

索尔继续在全球范围内发展亚特兰蒂斯品牌,并建造了迪拜棕榈岛亚特兰蒂斯酒店(Atlantis, The Palm in Dubai)。造价高达15亿美元、设有1500间客房的度假胜地坐拥中东地区最大的水族馆和水上乐园,奢侈品店铺和国际知名主厨坐镇的餐厅也是一大亮点。2008年末开幕时,这里绽放了一场全球规模最大的烟火,盛大的开幕式备受国际媒体称赞,并吸引了世界各地的名人和游客。

2009年,索尔重返非洲,在摩洛哥建立了拥有500间客房的迈兹根海滩度假酒店(Mazagan Beach Resort),并在著名的V&A Waterfront建成了开普敦One&Only酒店。在开普敦One&Only酒店营业时,索尔说:“我最近回到比佛利山庄,很高兴看到那里的员工中有六位从1964年就为我效力。这仍然是一家非常出色的酒店。我认为人们应该明白: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当我回顾过往,回想自己有哪些失意或遗憾,并不多。我认为自己很幸运,拥有了一段多姿多彩的人生。”

“我的人生之旅很精彩。人生起起伏伏,我始终坚定自己的追求。我无法想象自己做其它事,这段人生路已经太棒了。我经商的每一天都很快乐!”

2010年12月,索尔对酒店业的热情得到女王的认可。在女王寿辰的授勋名单中,他被授予圣迈克尔和圣乔治骑士指挥官勋章(KCMG)。索尔从不使用这个荣誉头衔,当人们尊称他为“索尔爵士”时,他总是不习惯,忍不住笑起来。

2012年,One&Only集团宣布在中国、澳洲和黑山共和国发展项目,次年又宣布在中国海南岛建造第三家亚特兰蒂斯度假村。该集团还计划为亚特兰蒂斯迪拜酒店新增800间客房,并为Royal Atlantis开发项目扩建230多套豪华住宅公寓。索尔负责柯兹纳国际集团这些新项目的规划和设计。

2014年,索尔最终决定退出柯兹纳国际集团,并辞去公司主席一职。

索尔对国际度假村产业的影响力不容小觑。从最初的名不见经传开始,索尔的职业生涯跨越了60年,在超过12个国家建立了80多家酒店和赌场。他的决心、毅力和非凡的创造力真正改变了综合目的地度假行业,他的行业影响力已经遍布全球。

作为国际知名人士,并需要保持良好的商业声誉,但索尔一直十分顾家。他的女儿安德里亚(Andrea)回忆道:“爸爸让我们知道了家很重要,不管多忙,他都会抽出时间陪伴家人。他会在重要会议中途接任何一位家人的电话,或飞越半个地球去参加孙子的生日聚会。对爸爸来说,家庭就是他的一切,他的快乐源泉。”

索尔逝世后,他的孩子安德里亚、贝弗利(Beverley)、布兰登(Brandon)和尚塔尔(Chantal)和10个孙辈将秉承遗志,继续前行。他的长子霍华德-柯兹纳(Howard 'Butch' Kerzner)于2006年去世。

索尔-柯兹纳的遗体将在一个小型私人葬礼中下葬,只有直系亲属出席。

消息来源:The Phoenix Partnership
China-PRNewsire-300-300.png
全球旅报
微信公众号“全球旅报”发布最新的全球旅游产业、OTA(在线旅游)、航空公司、飞机制造、酒店行业最新动态。扫描二维码,立即订阅!
colle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