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mniture

关于全球吸烟趋势的最全面数据出炉

Institute for Health Metrics and Evaluation
2021-05-31 14:06 4261
关于全球吸烟趋势的最全面数据凸显了吸烟对全球健康造成的巨大危害。2019年,全球烟民数量已增至11亿,吸烟导致全球770万人死亡,其中包括男性死亡人数的五分之一。
  • 全球烟民人数继续增加,2019年吸烟造成近800万人死亡,每五个死亡的男性中就有一个因吸烟致死。 
  • 90%的新烟民在未25岁时成瘾,防止青少年开始吸烟对于改变下一代烟瘾泛滥的进程至关重要。 
  • 各国必须履行其承诺,采取和执行有效的烟草控制政策,包括征收更高的烟草产品税。禁止烟草广告(包括社交媒体广告)和营造无烟环境有助于进一步防止年轻人开始吸烟。 
  • 尽管全球年龄标准化吸烟流行率在1990年至2019年期间显著下降,但在咀嚼烟草方面并未取得类似的进展,其中南亚15岁以上男性经年龄调整后的吸烟率为25% 

西雅图2021年5月31日 /美通社/ -- 关于全球吸烟趋势的最全面数据凸显了吸烟对全球健康造成的巨大危害。2019年,全球烟民数量已增至11亿,吸烟导致全球770万人死亡,其中包括男性死亡人数的五分之一。

特别令人关切的是青年人吸烟率一直居高不下,全世界一半以上的国家在减少15至24岁青少年吸烟方面没有取得进展。89%的新烟民在25岁之前成瘾。保护青年人在这个关键窗口期中免于尼古丁成瘾,将是消除下一代吸烟的关键。

利用来自3625项国家代表性调查的数据,由健康指标和评估研究所牵头并由全球疾病合作负担协作组织在《柳叶刀》《柳叶刀·公共卫生》上发表的三项新研究报告提供了关于204个国家/地区15岁及以上男女吸烟流行情况的全球估算,包括开始吸烟年龄、相关疾病、现烟民和前烟民中的风险,以及对全球咀嚼烟草使用趋势的首次分析。

研究在世界无烟草日(5月31日)前发表,作者呼吁所有国家/地区紧急通过和执行一整套循证政策,以减少烟草使用的流行并预防初吸,特别是在青少年和年轻人中间。

“吸烟是威胁全球人们健康的一个主要风险因素,但世界各地许多国家对烟草的控制严重不足。许多国家的年轻人吸烟率一直居高不下,加上新烟草和尼古丁产品的推广,凸显了加大控烟力度的紧迫性。如果一个人在25岁之前没有开始经常吸烟,就不太可能成为吸烟者。这为采取干预措施提供了一个重要的机会窗口,可以防止年轻人开始吸烟,并改善他们在此之后的健康状况,”华盛顿州西雅图大学健康指标与评估研究所(IHME)资深撰稿人Emmanuela Gakidou教授表示。[1]

越来越多的烟民人数凸显了全球控烟所面临的艰巨任务 

自1990年以来,全球男性吸烟率下降了27.5%,女性吸烟率下降了37.7%。然而,有20个国家/地区的男性吸烟率显著上升,12个国家/地区的女性吸烟率显著上升。

在半数国家/地区中,吸烟率的下降没有跟上人口增长的步伐,当前烟民人数有所增加。2019年烟民人数最多的10个国家是中国、印度、印度尼西亚、美国、俄罗斯、孟加拉国、日本、土耳其、越南和菲律宾,这些国家的烟民共占全球吸烟人口的近三分之二 -- 当前烟民(3.41亿)中有三分之一生活在中国。

2019年,170万人的缺血性心脏病死亡、160万人的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死亡、130万人的气管、支气管和肺癌死亡及近100万人的中风死亡均与吸烟相关联。此前的研究表明,至少二分之一的长期吸烟者将死于与吸烟直接相关的原因,吸烟者的平均预期寿命比从不吸烟的人低10年。

大约87%因吸烟导致的死亡发生在当前吸烟者中。全球可归因于吸烟的死亡人数中,仅有6%是戒烟至少15年的前烟民,这凸显戒烟对健康的重要益处。

2019年烟草消费量相当于7.4万亿支卷烟(合并了有烟气烟草制品,包括机制卷烟、手卷烟、雪茄、小雪茄、烟斗、水烟以及比迪烟和丁香烟等地区性产品),全球每天消费203亿支。人均烟草消费量最高的国家/地区大多在欧洲。在全球范围内,有三分之一的男性烟民和五分之一的女性烟民每天抽烟量相当于20支或更多香烟。

15-24:改变烟草流行进程的关键窗口

“行为和生物学研究表明,年轻人特别容易上瘾,而世界范围内的高戒烟率仍然难以实现,因此除非各国能够大幅减少每年开始吸烟的新烟民人数,否则烟草流行将持续多年。每10名烟民中就有9名在25岁之前开始吸烟,确保年轻人到25岁左右时仍不吸烟,将会带来下一代吸烟率的大幅下降。”IHME吸烟研究的主要作者Marissa Reitsma表示。[1]

2019年,全球年龄在15至24岁之间的烟民估计有1.55亿,相当于全球年轻男性的20.1%和年轻女性的5.0%。

当前所有吸烟者中有三分之二(65.5%)在20岁前开始吸烟,而89%的吸烟者在25岁前开始吸烟。这突显了一个关键的年龄窗口,在此期间,个体会对尼古丁上瘾,并成为经常吸烟者。

2019年,在12个国家和地区有超过三分之一的年轻人是现烟民,包括保加利亚、克罗地亚、拉脱维亚、法国、智利、土耳其和格陵兰以及五个太平洋岛屿。

在全球范围内,1990年至2019年间,年轻男性(-32.9%)和年轻女性(-37.6%)的吸烟率均有下降。各国的进展情况不尽相同,只有81个国家/地区的年轻人吸烟率显著下降。超过一半的国家/地区没有变化。

在许多国家,在降低吸烟率方面的进展与人口增长并没有保持同步,导致年轻吸烟者的数量大大增加。印度、埃及和印度尼西亚年轻男性烟民数量的绝对增幅最大。土耳其、约旦和赞比亚的年轻女性烟民人数增加最多。

在全球范围内,人们开始经常吸烟的平均年龄是19岁。欧洲和美洲的平均初吸年龄最小,其中又以丹麦的平均初吸年龄为最低(16.4岁)。东亚、南亚和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的平均初吸年龄最大,其中平均初吸年龄最大的是多哥(22.5岁)。

Reitsma补充说:“值得注意的是,在年轻人吸烟率显著下降的国家,人们开始吸烟的年龄始终保持未变。这是令人鼓舞的证据,表明干预措施可以全面防止吸烟,而不是仅仅延迟人们开始吸烟的年龄。”

对咀嚼烟的监管需要加强,尤其是在南亚

2019年,全球有2.739亿人使用嚼烟,经年龄调整后相当于15岁以上男性和女性的吸烟流行率分别为6.5和近3%。2019年,大部分(2.282亿;83.3%)使用咀嚼烟的人生活在南亚地区。印度使用咀嚼烟的人口最多,达1.858亿,占全球所有咀嚼烟使用者的68%。孟加拉国、尼泊尔和不丹的咀嚼烟草使用率也很高。

“咀嚼烟草对健康的危害已得到充分证明,其中包括强有力的证据表明口腔癌的风险增加。尽管全球吸烟率下降,但咀嚼烟的流行率却并未下降,这表明在某些国家/地区,控烟工作对吸烟率的影响远大于对咀嚼烟的影响。针对咀嚼烟草的使用需要制定更强有力的专门法规和政策,特别是在流行率较高的南亚国家。”IHME咀嚼烟研究的主要作者Parkes Kendrick表示。[1]

业干预和政治承诺的削弱阻碍了控烟紧急行动

第一项国际公共卫生条约《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以下称“公约”)在2005年生效并成为具有国际约束力的法律。《公约》概述了基于证据的干预措施,通过征税降低烟草产品的经济可承受性、通过全面无烟法律、限制向未成年人销售、强制要求在包装上注明健康警告,以及禁止烟草广告、推广和赞助。

自2005年以来,已有182个缔约方批准了《公约》,但截至2018年,只有62个国家制定了全面的无烟政策;23个国家提供全面的戒烟支持服务;91个国家强制使用图形健康警告;48个国家全面禁止烟草广告、推广和赞助;38个国家的烟草税达到了建议水平。

烟草税是一项极具成本效益的措施,与重新分配税收收入用于控烟项目、医疗保健和其他社会支助服务的渐进做法相结合时,效果尤其显著。降低负担能力对降低年轻人的吸烟率特别有效。

在2008年至2018年间,低收入国家中香烟的可负担性仅下降了33%,而中等收入国家和高收入国家的这一比例分别为38%和72%。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还面临着一项额外的挑战:总人口的增长使得吸烟人口增加。尽管如此,低收入国家中只有马达加斯按世界卫生组织建议的税率征收烟草税。

随着烟草业利用社交媒体不断出新,烟草控制战略也必须不断发展。烟用香精在吸引青少年吸烟方面也扮演着重要角色,特别是随着电子烟的出现。在所有含尼古丁产品(包括有烟气烟草制品、无烟烟草制品、电子烟和加热烟草制品)中禁用包括薄荷醇在内的所有特征性风味是减少年轻人烟草需求的一种很有前途的方法。

大多数国家/地区的法定购烟年龄为16或18岁,但四分之三的吸烟者在21岁前开始吸烟。作者指出,某些研究获得了令人鼓舞的证据,表明提高合法购烟年龄可能会对吸烟率产生影响。全球范围内,在各国的法定最低购烟年龄中最高要求为21岁,有六个国家(美国、乌干达、洪都拉斯、斯里兰卡、萨摩亚和科威特)处于这个基准。

IHME的共同作者Vin Gupta博士说:“尽管在某些国家取得了进步,但由于烟草行业的干预和政治承诺的削弱,全球烟草控制的知识与行动之间出现了巨大而持久的鸿沟。广告、推广和赞助的禁令必须扩展到基于互联网的媒体,但是只有四分之一的国家/地区全面禁止了所有形式的直接和间接广告。尽管烟草香精与年轻人开始吸烟有着明确的联系,但即使是针对烟草制品中香精的部分禁令,也只有不到60个国家/地区予以颁布。封堵这些漏洞对于保护年轻人免受烟草影响至关重要。”[1]

最后,作者指出了三项研究的局限性,包括关于烟草使用的数据为自我报告、起始年龄可能受到回忆偏差的影响、吸烟对健康的影响未包括二手烟。分析重点在于吸食的烟草制品和咀嚼的烟草制品,没有反映电子烟(以及其他电子尼古丁传送系统)或加热型烟草制品。

在一篇相关评论中,美国塔城阿拉巴马大学的Alan Blum和Ransome Eke(没有参与研究)写到:“如何应对全球吸烟的流行已成为一个长期的难题。烟草控制(上世纪90年代,学术界采用了这一说法以便与激进的基层反吸烟运动保持距离)仍深陷于为支持减烟政策而生成数据的描述性研究中。然而,举例来说,与蚊虫防治不同,烟草行业作为传播媒介能够生存并得到发展。而且,就像一种变异病毒一样,这个行业也适应了旨在阻碍其产品销售、推广和使用的立法和监管措施。征税或罪恶税不一定是最有效的烟草控制政策,但这样的说法可能有招来嘲讽。香烟税可以设置得高到足以压垮烟草行业,但没有一个政府会走得这样远。他们要依靠这笔收入来减少赤字和用于控烟以外的事项……烟草业仍然是控烟的首要障碍。国有烟厂,尤其是中国烟草在全球最大香烟市场上的垄断地位,对公共卫生构成了严峻的挑战。在美国、英国、日本、韩国、瑞士和瑞典等国,烟草公司的影响力也很可观……结束烟草流行的所有希望都在于每一位卫生专业人员作出承诺,将预防吸烟、戒烟和预防复吸作为一个最优先事项。”

编辑须知
本研究由彭博慈善基金会和比尔和梅达·盖茨基金会资助。

[1]直接引自作者发言,并非文章内容。

关于全球吸烟趋势的文章(柳叶刀 http://www.thelancet.com/journals/lancet/article/PIIS0140-6736(21)01169-7/fulltext 
关于年轻人初吸的文章(柳叶刀·公共卫生http://www.thelancet.com/journals/lanpub/article/PIIS2468-2667(21)00102-X/fulltext 
关于咀嚼烟的文章(柳叶刀·公共卫生http://www.thelancet.com/journals/lanpub/article/PIIS2468-2667(21)00065-7/fulltext 

标志 - https://mma.prnasia.com/media2/1156878/IHME_Logo.jpg?p=medium600  

消息来源:Institute for Health Metrics and Evaluation
China-PRNewsire-300-300.png
医药健闻
微信公众号“医药健闻”发布全球制药、医疗、大健康企业最新的经营动态。扫描二维码,立即订阅!
colle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