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通社
首页 > 新闻稿中心 > 行业新闻稿

三声新青年:新一轮消费升级开启,影视行业升级进行时

2017-06-19 22:18
-新一轮的消费升级正在带来文创行业的全面变革,其中也包括影视行业

上海2017年6月19日电 /美通社/ -- 6月18日,在上海电影节开幕的第二天,《三声》新青年年度系列第二场沙龙在上海举行。《三声》将第二场沙龙的主题定为影视行业的“产业升级新动力”。事实上,《三声》对变革中的影视行业始终充满好奇,并希望从中把握影视行业的发展现状,与未来的变革方向。

6月18日《三声》新青年年度系列第二场沙龙在上海举行
6月18日《三声》新青年年度系列第二场沙龙在上海举行

可以看到,IP、工业化、产业链与资本,在过去几年内成为影视行业发展的重点方向;符合新一代消费者口味、切合新青年调性的生产机制逐渐生成;网络大电影、网剧以及衍生品等多元化的产品形态开始大规模产出,并尝试冲破传统影视行业有关平台与产品的限制。

作为文娱产业类的专业媒体,《三声》试图把握这一趋势,也从中剖析新青年的崛起对影视行业带来的具体影响、以及影视行业变革的方向和具体尝试。

本次沙龙总共邀请了东方梦工厂CEO朱承华、微影资本合伙人徐东升等发表主题演讲,奇树有鱼联合创始人刘朝晖、阿里影业制片人李海华、黑鳍Blackfin创始人兼CEO王子剑、万娱引力创始人兼首席玩耍官(CEO)周箫进行相关探讨,分享彼此对行业升级的理解,以期从中找出产业升级所带来的机遇与挑战。

三声联合创始人贾晓涛:新青年与新文化紧密连接

三声联合创始人贾晓涛
三声联合创始人贾晓涛

三声联合创始人贾晓涛指出,在内容消费领域,新青年这个群体正在崛起,他们出生在物质极度丰富、内容供应海量的时代,他们对内容、消费、体验有更高的品质追求,也有能力、意愿为这些付费。他们更加有创造力,对这个世界有态度、有观点,也愿意表达自己的观点和态度。

他认为,新青年群体的崛起,是行业未来的盼望,在他们的需求鞭策和付费支撑下,内容产业有望获得足够的动力进行产业升级。

除此之外,贾晓涛指出,新青年和新文化是联系在一起的,新文化不仅可以帮助消费者用来打发和消磨时间。从整个世界的历史的演进发展来看,每一波新浪潮的到来缘起,都是一些新兴的文化内容的表现形式或者作品产品的出现,新文化不仅影响到娱乐生活,而且会影响到方方面面,商业、经济、政治。例如硅谷的创新者,他们很多都是《星球大战》这样的科幻电影的粉丝。

文化不光可以影响一个人的娱乐闲暇的时间,实际上他可以塑造影响一代人的价值观世界观,可以给整个时代带来超乎我们想象的改变。

就像亚马逊的创始人杰夫·贝索斯说,we are our choices,你看什么、用什么,你就是什么样的人。

他表示,《三声》(微信公号ID:tosansheng)希望通过这个系列沙龙持续不断向行业推出、介绍富有创造力,富有价值观的,能够给年轻人更加丰富的滋养的公司、产品,帮助他们引起整个行业的关注,获得行业资源的倾注,帮助他们从小种子发芽、长大、结出丰硕的果实。

东方梦工厂CEO朱承华:电影消费日常化,家庭娱乐正在快速上升

东方梦工厂CEO朱承华
东方梦工厂CEO朱承华

东方梦工厂CEO朱承华首先探讨了新青年对内容端产生的具体变化。他认为前者导致电影的消费性质发生了根本改变。“新青年在电影行业来看,和上一代的消费者最大的不同,是对于内容消费方面的全方位的升级。”朱承华表示,“在我们父母这一辈,电影消费更多是行为方式的消费,而新青年把这种消费方式变成了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东方梦工厂由美国梦工厂与华人文化合资成立,去年推出首部作品《功夫熊猫3》,拿下内地动画电影票房冠军。朱承华认为这是电影消费升级的产物,“新青年很大的消费方式就在于,他们会更多把看电影看成周末休闲的家庭娱乐方式,而不仅仅是在节假日的娱乐方式,这是我们新的、最快的增长方式。”

作为动画电影从业者,朱承华认为,中国动画电影发展已经接近成熟的发达国家市场,家庭娱乐的取向开始作为新一代电影消费者的主要特征。“在美国和欧洲成熟电影市场,动画电影一般占到票房的20%左右,这是成熟市场的比例。三五年之前,中国动画电影长期只占票房的5%不到,但是过去三年我们看到,动画电影占据总票房的比例正在快速上升,2015年已经达到10%,2016年已经接近15%,这个数字已经开始接近成熟发达市场的比例。”

事实上,朱承华认为从内容消费过渡到生活方式,将成为影视行业未来主要的升级方向,情感连接将成为观众与从业者之间的重要联系。无论是电影的内容产品、周边以及相应的品牌营销,都必须让新一代的年轻消费者觉得“好玩,有趣”。

“以《功夫熊猫3》为例,在中国10亿票房,是中国动画电影历史上第二高,但是衍生收益15亿人民币,这是第一次达到了这样的规模,非票房的零售收入远远超过了票房。”朱承华表示,“《功夫熊猫》不仅仅是一部电影,而是和消费者产生情感连接的IP,这种连接可以拓展到消费者的各个方面。”

“对于文化行业来说,这就是第二个产业升级驱动,它可以帮助无数的消费品牌实现品牌的升级。我们和很多品牌进行了这样的营销推广活动,它不仅仅是一个电影的品牌和消费品牌1+1,更多是情感的连接。”

此外,朱承华认为针对产业的线下开发同样重要,“新青年的产业升级当中有一个叫沉浸式娱乐,这是文化产业升级的重要方向,所有线下零售业都面临转型,面临被电商分流,我们认为线下提供电商不能提供的东西,就是沉浸式的体验。”

依旧是以《功夫熊猫》为例,东方梦工厂也通过线下娱乐项目以及周边的实体零售完善了前者的产业链。“新青年更加追求家庭娱乐,追求高品质的娱乐体验,他们也会更加注重电商和实体零售,但是他们注重的是不同的方面。”朱承华强调。

微影资本合伙人徐东升:文化产业未来2-3年会产生很多新机会

微影资本合伙人徐东升
微影资本合伙人徐东升

影视产业升级会带来哪些具体机会?微影资本合伙人徐东升从资本角度作出了解答。他认为文化产业变化非常快,比如视频网站付费会员的快速增长。“在两年之前,大家还在讨论视频网站什么时候能够盈利,两年之后的今天,大家都认为视频网站一定能够盈利,而且盈利能力非常好。”

他提及目前文化产业消费的特征改变,“两年之前百度的高峰日搜索人次是50亿次,今天微信公众号的阅读也达到50亿人次,这代表了什么?是对文化产业的消费已经全面移动化,生活彻底社交化。搜索是一个理性消费,公众号阅读是一个完全的感性消费,要搜索的时候一定有目的,但是阅读的时候不一定有目的的。”

徐东升认为新青年对未来文娱消费的自主性更强,“在我的时间和地点,以我喜欢的方式,发生关系”;而从行业角度来看,新青年的消费升级也将为未来的影视行业奠定一个新的准入门槛。

从内容的角度来看,IP将继续成为行业主流。徐东升表示,“我们把2014-2016年所有的IP电影,有票房记录的都列出来,得出一个结论,2014年是中国IP电影的云年,2015年是热潮,2016年是IP电影的数量和规模在快速增长。电视剧也是如此。一个结论是,原著的影响力和IP的流量成正比,影响力和流量是完全成正比的。”

其次是得益于新媒体的诞生导致影视的营销行为已经完全的社交媒体化。“我们基于自身的业务做了分析,2015年互联网参与电影发行只有70部,到2016年已经超过了200部的总数。发行的方式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从最开始最大的票务合作,到后面的票补、平台+商务资源支持,用了各种各样的方式,包括直播,红包,摇一摇,做营销和推广。”

其中最典型的例子是印度电影《摔跤吧!爸爸》。“上映的时候前期没有做任何口碑的宣传,首日票房只有1500万,银行护卫队7000多万,把《加勒比海盗》和《银河护卫队》和《摔跤吧!爸爸》,叠加在一起看,社交媒体对《摔跤吧!爸爸》产生了起死回生的效果。”徐东升表示,“我们也可以很清楚看出来,口碑相近的片子,票房和热度成正比。当两个片子的质量一样的时候,自媒体的传播越高,票房很可能会更高。”

徐东升也表示,这些新特征的出现为文娱从业者在一定程度上提出了更多要求,但同时也提供了更多机会。特别是在中国市场,影视行业的消费升级还有许多可能性。

“影视的内容端,机遇和挑战在哪里?做内容一定要注意短,一定要越做越短,新型的网剧,包括短视频都有非常大的市场潜力。”

徐东升表示,“Netflix刚刚下线《超感猎杀》,像这样的大公司,大的视频平台,非常重视从数据反映一部片子商业的结果,这样的事情在中国会不会发生?我们觉得一定会发生。包括Netflix要求《玉子》的院线上映和视频网站上映和同时上线,这种现象在中国会不会发生?我们觉得很可能发生,做电影也要做好心理准备,视频平台对院线上映时间也会有影响和变化。从Netflix的身上去看,我觉得这些变化都有可能在中国发生。”

徐东升认为国内视频网站已经逐渐体现出超越国外模式的部分特征,在一定程度上具备更多可能性。“对于内容制作而言,平台、演员、导演都是内容制作的关键要素,从爱奇艺的海豚计划提出要使用爱奇艺的签约演员,可以看出来,视频平台大量投资和控制影视内容的关键要素,这种现象在国外没有出现,在国内可能出现。”

徐东升也并没有否认这种现象所导致的不确定性。“从我们投资人的角度分析,这种现象未来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他可以产生中国最大的经纪公司吗?可以产生中国最值钱的经纪公司,产生中国最好的制片人吗?但这才是刚刚出现的现象。”徐东升表示,“我们也非常关注云计算、好莱坞出现的场景模拟技术、金融服务领域,影视投资的确权,我们都认为是影视行业未来2-3年产生的新的大机会。

圆桌论坛:IP、资本、产业链,产业升级的进化方向?

圆桌对话
圆桌对话

什么才是真正的IP?影视行业进化往何处去?资本如何运作于未来的产业升级?对于围绕升级的影视行业的这些疑问,通过圆桌论坛,奇树有鱼联合创始人刘朝晖、阿里影业制片人李海华、黑鳍Blackfin创始人兼CEO王子剑、万娱引力创始人兼首席玩耍官周箫尝试表达自己的理解。

影视产业正在快速升级,边界的模糊性正在加剧。在不久前的爱奇艺世界大会上,冯小刚、周星驰、韩三平、唐季礼等电影人宣布与爱奇艺合作开发网络大电影与网剧。华谊兄弟等传统影视公司也开始涉足互联网时代的影视产品开发。

刘朝晖和李海华都认为这类趋势可能为今后的影视行业发展带来更多可能,“最多5年之后,中国院线的电影导演有一半会从网大出来。”刘朝晖表示,“因为网络的观影环境,不好的话根本没有办法拉住观众,这种能力经过3年10部产品的打磨,10年之后一定是网络大电影的天下。”

而在产业升级的核心要素方面,四位嘉宾有不同的理解。

周箫认为目前产品升级的的核心往往是两点,时间与工业化。“今天我们连接的是时间,我们所需要用户支付给我们的都是时间。空出的时间,两个小时,交给网大,交给我们的线下娱乐,都有可能。”

“要拿到未来的钥匙,真正能够走向产业,不是靠做项目,而是做工业化产品的输出。周箫强调,“我用两年时间造一部项目很容易,但是两年时间做IP很难,所以我们要坚持做工业化的IP,要和电影、游戏、小说都可以连接,这才是工业化。”

从事艺术电影开发的王子剑则认为最主要的还是升级内容,但也要兼顾公司和企业化的运营方式。“定位还是在制造内容,在我们内容里面有我们的价值观,和我们微电影提供新的连接,在我们最核心的部分。”王子剑表示,“但我们现在也真正开始做国际合作,经纪公司,做导演经纪和一部分演员的经纪;还做了一家艺术影院。希望靠这些外延和拓展出来的业务让很小的市场和片子真正能够落地和持续。”

网络大电影虽然在过去一年发展呈现整体上升趋势,但也伴随着巨大的争议。题材红利消失后,刘朝晖认为网络大电影的上升需要突破两大问题,“网大的升级还缺失很多东西。第一没有出现新的盈利模式,第二包括周边,影响力和多样性的缺失。这两块有赖于我们想更多的办法。”

而主导从业人员挖掘这一重要环节的李海华则提出产业升级需要年轻导演需要培养新的产业意识,才能实现影视行业的升级换代。“从导演的层面来讲,和上一代导演的区别就是需要考量很多市场化的东西。”李海华表示,“我经常在接触到很多新导演的同时告诉他,除了要考量影片要表达的东西和要阐述的故事之外,还要考量将来影片的定位和将来市场的走向。”

而围绕产业升级,资本也成为无法回避的话题。过去一年资本搅乱影视市场,暴露出对赌、保底等导致的行业问题。究竟如何利用资本,才能令产业实现稳健发展?

周箫认为,行业应该善用资本实现内容的升级换代。“用钱的用途有几种,第一种用途,用钱做我们的内容的升级和迭代,让内容质量更好,要懂得怎么用钱做内容。第二产量的优化和打造,什么样的资金审核做什么样的方向,需要讨论。”周箫同时也强调应该对资本负责,“第三个点还是钱生钱的道理,给你1块钱,你把1块钱挖掘100块,1000块价值,怎么以小博大。虽然说一分钱一分货,但是一分钱可以做十分货。”

虽然从事小众的艺术电影工作,王子剑也称自己在考虑如何与市场连接。“我们是一个内容提供方。我们一直在想,通过我们独特的价值观和电影创新,告诉别人我们这个东西为什么值得做,为什么要给我们钱。”他给出的答案是需要与资方达成共识,“比如说我们做了很多真实案件改编的项目,他是天然IP,不花钱,非常适合我们团队来做。对于投资方来说可以看到这个项目有几个方向发展,可以做得非常深入,也可以类型化,往市场方面做。”

李海华则表示背靠阿里巴巴的阿里影业则把资本看做内容的孵化器与量尺。“对于艺术片,所有的导演投的第一部作品一定他想表达的东西,大部分艺术气息偏浓,这样的电影考虑怎么汇报的东西,每次汇报的时候都要把这些说出来,为什么要投这个片子,产出和回报比例是怎样的。”李海华表示,“对于资本这块我们是完全开放,怎样联动,怎样让资金进来配置最需要,我们都可以吸纳。

刘朝晖则表示资本对内容行业非常重要,但是会更看重资本背后带来的资源对接。“资本是非常重要的东西。我们现在不缺钱,一方面也是希望得到资本长期的支援,但是更需要为我们提供的长期的力量。”

如需垂询,请联系sansheng@disansheng.com

消息来源: 三声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娱乐 最近新闻稿

电影/动画 最近新闻稿

出版业/信息服务 最近新闻稿

电视 最近新闻稿

展会新闻 最近新闻稿

多媒体新闻

高级搜索
搜索
  
  1. 产品与服务
  2. 新闻稿中心
  3. 媒体监测 CMM
  4. 媒体服务
  5. 资源库
  6. 会展频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