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通社
首页 > 媒体服务 > 媒体资讯专栏 > 媒体资讯

圆桌论坛:社会化/新媒体对企业传播战略和技术的影响

2013-11-28 18:32

嘉宾主持沈海燕:今天很高兴有这样的机会和大家交流,刚才各位嘉宾谈到了关于新媒体的见解,我觉得非常独到,我在台下也很感动,也给我们提供了很多新的想法。今天我们在聊新媒体话题,首先新新媒体其实并不新了,已经有将近十年的历史,经历了1.0、2.0,现在是3.0,在座各位有来自媒体的,有企业的,有服务见长行业的,有产品见长行业的。我先跟大家分享一下,无论是作为媒体人还是企业人,各位你们是怎么看待新媒体的?

苑大为:我谈一下我对新媒体的个人看法,我有不是特别合适的比喻,我认为新媒体是一类“病毒”,这类病毒种类多样,有变异性,而且这种变异性可能会非常快,企业对于这种新媒体的认知也有个过程,企业对新媒体应用的过程可能要注意这么几点:
第一,对于不同的新媒体可能要注重它的病毒属性的考虑,对于不同时期,不同层级,不同类型的企业在选择新媒体的时候有自己的判断和想法,而且这应该是匹配的和对症下药的,对于新媒体认知过程,我觉得和我们认知青霉素有点类似,可能用得好,它可以为企业来治病救人,也可以强身健体,对于用得不好或不用,那我可能觉得不会有好的结果,可能会进一步地恶化。

嘉宾主持沈海燕:危机并存?

苑大为:是的。

嘉宾主持沈海燕:阳总怎么看?

阳淼:新媒体崛起的日子使过去传统媒体的好日子已经过去了,我每天做的工作不是看监测报告,而是看微博看一下,然后看工作帐号,但是需要持续投入。新媒体的现状会不会改变呢?我认为从更大尺度来看,新媒体毕竟释放了更多的人的自由。前段时间我写了一个杂志的文章,Twitter为什么市值比原来高了100多亿美元,这是自然的溢价,而且一旦给了溢价就不会逆转了,所以传统媒体的日子已经过去了。

高超:我想给大家分享一个我们的想法,你不用在乎它是什么样的工具或什么样的平台,其实更多的是对自己内部的变革,这个社会化媒体给你带来的是驱动变革,这是对你组织最大的挑战,这涉及到危机管理、新闻传播,那都是各种表象,企业有没有做好是最重要的。借用另一个企业的话,这不是专利,是沉默即有罪的时代,你必须要发声了,发声的方式是你要用社会化的思维考虑和理解。

嘉宾主持沈海燕:社会化媒体给大家带来的是企业要去思考,以及企业要思考在社会上的位置。李总,您怎么看?
李晶:过去传统媒体更多的公关是考验从业人员的智商,我认为新媒体出现,考验的是从公司领导人到参与部门的情商,智商和情商的区别,以前我们有更多的技术指标或技术手段来衡量,考虑到情商实际是把受众人性特点和人群属性特点能做重新的体量,做详细的细分,这对于企业采取合适的公关手段有帮助,包括前面高总提到的,有先听后做内容,先听计划再做内容的模式有所改变。比如我们有新媒体3.0的工具,但我们的思维、情商到没到3.0,这点是最重要的。

嘉宾主持沈海燕:刚才各位嘉宾谈到的对新媒体的看法,其实新媒体给我们整个企业以及在职工作人员其实都带来了全新的挑战,这种挑战包括思维方式、管理方式、运作方式、沟通方式上的挑战,我其实也想和各位沟通一下,刚才说到危机,新媒体时代无论是危还是机都被加速了。作为一个公关的管理者,作为一个传播的管理者,你们怎么看待我整个管理、沟通的过程中哪儿才是关键点,我抓住了关键点就能抓住机会,回避了风险,变危为机?

苑大为:我个人对新媒体几个功能属性展开,第一直播性,毕竟它还是媒体传播平台,时效性对新媒体来说就是以秒为量级的,对外的信息提供效率是首位。第二是新媒体的互动性,我认为可以从内容方面来表达,就是刚才高总和大家分享的:
1、内容为王,倾听为后,在新媒体角度我们应该更多倾听客户的声音,目标消费者和整个公众的反应,然后再出我们自己的信息披露;
2、我们自己在发布信息内容时应该带着企业的态度,只有你有这样的态度才能对目标消费者更集中,更集约,更聚集,引发循环的效应;
3、你对公众提供的信息,随着这种信息的全面化、碎片化,网民的需求进化,所以,我们在提供信息的时候必须能够让目标客户有收获的,这种收获可能在很多方面,比如:1)我们做个有奖互动活动,那是经济刺激,快速地把你的信息能够传达出去;2)信息的到达,你给的信息是有新闻价值的,有信息的角度和观点的;3)精神层面,你提供的服务,披露的信息能让消费者受到尊重,感受到尊严的体现。
第三,新媒体变异性。
1、我们在后面必须有个强大的研发团队,不管是对技术的研发还是对数据的分析研究;
2、在新媒体这种无穷无尽变异速度下,我们必须跑起来,可能边跑边学边应用。

阳淼:现在大家讨论小米比较多,以我以前的记者的视角看,小米的几次公关危机,以前小米都会和客户互动,如果你不注重和媒体的互动,危机就会升级。所以当时我跟他们说要社交网络。最后雷军一个讲话,我们要放开社交网站上的互动模式,是自我涅磐,小米经历了几次公关危机,当用户习惯了社交化网站的互动,那么小米就天下无敌了,因为每天员工24小时为客户提供服务,而且是久经考验的方式为公司发声,这是我预见的未来,这个未来不一定会出现,但雷军是期待这样的,而且这种方式是挑战了一切做公关的办法,前提是每个员工都需要爱他的产品和公司,否则稍微哪个员工不积极了,又会被对方抓住。在小米公司,将来他的公关部是哪个部门的事情不是规范化的行为,是内化到他公司管理里,这是他应对新媒体主动的变化。我也期待它能成功,如果能提供我们哪个公关总监可能会失业,如果人人都是公关总监这个事业就会成功。

高超:我觉得危机公关处理就像运动员比赛一样,会使自己的动作在强压和压力、时间的逼迫情况下会变形的,所以要保证他日常训练时这种动作会比比赛成绩要好,才能知道在赛场上能发挥正常水平,新媒体环境对我们内部品牌负责人挑战最大的在于,我非常同意阳淼的是挑战的是管理体系。比如论坛,很多人说有我说就行了,有人说我没有,我说你得赶快有,如果没有的情况下,在新媒体背景下你控制不住的。比如1000多个大号在网上投诉你,要求你做出反应,我要迅速做出决断,一般危机公关中时间不会这么短的,有时候你会发现有些企业做危机处理不是的,但必须要把所有的动作引导到新媒体里去,而且动作不能变形,速度很重要。在速度非常快,在你奔跑的时候,速度太快了也得等等你的灵魂,这就是边跑边学,这对我们来讲真是非常具有挑战的事情。刚才说的概念,危机处理是对你自己内部管理的挑战,尤其在新媒体环境下,只有不断演练,体系成熟,才能在很短的时间内做出正确的判断,做出正确的动作,才能引导到你想要取得的成绩。

李晶:回到主持人的话题就是关键点、坎儿的问题。对媒体角度来说,我们的一些建议和体验,这个节点主要有这么几个:
第一,能不能听到,你能不能够监测到这个危机的发生。
第二,有没有完整的体系,体系是很重要的事情,我还想特别补充的一点是,企业本身对自己在监测的需求,表达的需求有没有很准确的需求判断,举个非常实际的例子,一个知名的监测公司监测一个词“业务发展”,他实际目的是找到最近在公司新开的大型企业,他有机会找这样的机会,但监测这个词对业务发展来说太空了,监测这个词是顺应业务发展需求从弄堂口放到弄堂底,没有适应企业的需求。
第三,持续性。我们监测的东西或报告制度是随时随地会报告,有没有时间或者有没有看微博的习惯。陈玉劼先生做的最多的事情,每天早上7点先把美通社的情况看看,今天谁谁谈美通社最多,马上就有一封信出来说谁谁说你们不好,这就是好的工作习惯。好的工作习惯非常重要,细节决定成败。

高超:我听你讲这几点非常有感触。以前做品牌非常文艺范儿,很概念化的东西,现在做品牌的人要做大数据,这是挺可怕的,你突然懂了这个东西,目前我还不懂,我还在学习,学会了以后就有流氓会武术——谁也挡不住的感觉。这也新的挑战。现在的CMO需要他是懂技术的CMO,这是对从业人员的一个新的挑战。

嘉宾主持沈海燕:刚才我们谈了那么多,关于新媒体我们有什么关键点,刚才我听到各位的话里有个关键词,这个东西发展得太快了,快到我们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对外来说我们有经验和方法,我们还可以讨论,新媒体还给大家带来一个很大的挑战是内部管理,我相信各位是非常有感触的,我BBS到博客,再从博客到微博,再从微博到微信,现在到了大数据,还有很多听不懂的词语,比如高大尚。这带来两个挑战,一是团队学习能力,怎么让内部团队学习,甚至还得让全公司学习;二是评估,我怎么向老板做报告,虽然这些高大尚的公司,看起来高大尚的公司其实他们也要数据的。

苑大为:这块真的不知道怎么展开,学习是无止境的概念,对新媒体又快又新又多的概念真的是全员学习,全员参与的今年,我们把这个东西更多的可能不是直接的学习,而是参与式的学习或实践式的学习,有时候就是边跑边学的概念。对于评估,现在企业还没有很好的办法评估整个新媒体在企业传播、公关等不同角度的价值和作用,可能这也需要在经历一段时间之后才能把这种体系更完备,不管量化的还是定性的。所以,我觉得真的还需要更多第三方的智慧和力量,像美通社帮我们多出一些这样的产品,帮我们提高在企业这个过程中的帮助。

阳淼:公关没有KPI,那是我们的黄金时代,现在一切数字化之后,KPI压力非常之大,怎么制定KPI也考验公司的公关能力。长期做品牌来讲我比较依赖搜索引擎,百度指数和Google Trees(音)这些东西,中国有一些微博指数,新浪的开放程度比Twitter稍微差一点,它的数据产品很多人还没有开发出来,微博是重要的平台。除此之外微信非常头疼,微信近乎与个创新的媒体,相当于个封闭的体系。前段时间我问做这些的朋友是否可能将朋友圈公开化,以后我们可以分享你的文章,他们说不打算开放,否则营销内容就进去了,这块微信只能是盲区,你只能靠经验判断微信功能号是多少,然后再打开媒体的影响力。我们通过这些方面做KPI,新媒体时代既然数字化了,必须得有数字拿出来。

高超:评估体系不赘述了。刚才谈到小米的模式,我们做内部训练的方式,也不追逐了。我想谈甲方乙方的问题,不管是第三方,您也是咨询公司的负责人,我们甲方乙方亘古不变的是洗脑与被洗脑的情况,我们不得不说乙方的时代来临了,以前是甲方制定游戏规则,传统上甲方告诉乙方你闭嘴,我让你做什么就做什么;现在乙方勇敢站出来说,你闭嘴,我让你做什么你就按照我说的做就行了。甲方说我没有任何监测数据,乙方说我后台给的数据就是这样的,说明我们的营销是成功的,我们会非常欣慰地说,我们也觉得很成功。所以,大家站在一条战线上,说明乙方的时代到来了。

嘉宾主持沈海燕:我来自咨询公司,我的看法和高总是一样的,现在是混战时代,没有规则,怎么叫好?你能找到一条规则,能定义什么叫好就能赢,这也基本是我们的看法,其实乙方也不知道。

李晶:新媒体要学习的东西是很多的,我们更多要学习背後人群的模式以及受众所处的领域以及想法,因为新媒体给了我们很多的工具,包括数据的表达,让我们了解这些。作为有经验的人来说,在新形势的追逐上比不上年轻人,有大把时间刷微博的人,但我们对人性的观察等在企业上下是要打通的,大家在这上面是要有共识。

嘉宾主持沈海燕:我们今天就讨论到这儿,感谢大家!

消息来源: 美通社
本文属于美通社登载的媒体合作伙伴信息,文章内容不代表美通社观点或立场,仅供参考
高级搜索
搜索
  
  1. 产品与服务
  2. 新闻稿中心
  3. 媒体监测 CMM
  4. 媒体服务
  5. 资源库
  6. 会展频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