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媒体监测

美通社媒体监测类文章为您提供网络营销内幕,如:肯德基“变形鸡翅”:一次不成功的卖萌公关;大数据背景下汽车营销走向何方?3.15前夕,“投诉”、”曝光“内容激增背后的数据分析等等。

中国地下互联网世界的冰山一角

冯大辉(Fenng)曾在其微信公众帐号“小道消息”上分享了一则关于“黑客”的故事,文章颇具传奇小说的风格,不少人读过之后表示“无法相信”。(修正:那则“黑客”故事的原文应出自aullik5的笔下,标题为《中国黑客传说,游走在黑暗中的精灵》)Fenng对此评道:“质疑的人或许并非无知,只是事情超过了他们的认知范围。中国互联网的三个世界,在地下世界发生地事情,地面上的人永远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而关于“中国互联网”的三个世界,Fenng也早在2012年年初就提到过这个归类方法:“在中国,存在三个互联网形态。一种是媒体给人灌输的互联网,以海外IPO为目标的;一种是草根互联网,低调掘金,如迅猛龙般彪悍;一种是深藏地下的互联网。”

这个分法,大致上是合理的,如果对应其实际的案例,第一类是属于“空中互联网”,通常保持在媒体视野之内活动,有着从西方借鉴过来的成熟的商业模式,比如大家熟知的百度淘宝微博等。第二类是“地面互联网”,贴着地气生长出来的原生态产物,极具草根和市井特色,一般都在埋头挣钱,鲜有媒体关注——过多的媒体关注对它们而言也不算利好之事,代表有9158(年营收破10亿的视频交友网站)、5173(中国最大的网络游戏交易平台)、雨林木风(以盗版Windows系统发家,现已洗白)等。[……]

阅读全文>>

案例分析:兴业银行的战略性舆情管理

美通说传播编者按:本文从战略角度讲述了一家上市银行是如何进行有效的投资者沟通和舆情管理的。其中有几点值得学习:1,常规性的企业舆情管理至少要做这两件事:一是舆情监测,二是危机管理。2,投资者关系工作积极配合银行重大战略实施,主动介入舆情管理。3,积极组织、参与多渠道、多形式的投资者互动交流活动。4,加强舆情监控,完善内部重大信息的报告机制,预先明确事件处理和对外沟通的基本原则和政策,制定科学可行的应急预案。

新媒体时代,舆论是可以引起飓风的蝴蝶,看似不经意的煽动翅膀,就可以迅速传播发酵,形成危及企业运营的飓风。有效的舆情管理既可以灭火,帮助企业处置突发事件;也可以防火,促进企业构筑信誉风险管理体系,防患于未然;还可以成为企业战略因子,通过积极恰当地与社会公众沟通,服务于企业战略实施。从这一点上来说,舆情管理能力本身已经构成企业核心竞争力的一个不可忽视的要素。这种全面积极主动的舆情管理思路不妨称之为“战略性舆情管理”。

企业舆情管理是持续不断优化企业与利益相关者关系的过程。一般来说,常规性的企业舆情管理至少要做这些事情一是舆情监测,随时把握社会公众对企业的关注点;二是危机管理,对于危机事件要及时解释应对,传达企业真实的情况,消除公众误解或者取得公众谅解。战略型舆情管理则要超越上述灭[……]

阅读全文>>

美通学习笔记:数字营销战略及执行架构

上周五3月22号我参加了@IT经理世界@中国CMO俱乐部组织的沙龙,沙龙主题为“数字营销战略及执行架构”。听到了一些有经验的业界人士的分享,受益匪浅。对其中的干货做了一些笔记,也给大家分享,看看对做营销和公关的你们是否有启发。

嘉宾有尼尔森高级总监赵新强、安踏副总裁张涛、金山CMO刘新华、可口可乐互动营销总监陈慧菱、戴尔中国企业传播总监高超。沙龙由中国CMO俱乐部秘书长岳占仁主持,计世传媒集团总编辑黄翔出席并做开场白。

7个社交媒体趋势(尼尔森高级总监 赵新强)
1、社交媒体成为主流
2、草根族崛起
3、社交媒体重构新的行业
4、社交媒体移动化
5、社交媒体商务化
6、社交媒体可能对品牌带来威胁
7、社交媒体碎片化和本地化

在谈到社交媒体本地化(local)的这一趋势时,赵新强举例说,在中国的南北方,对社交媒体上名人的关注就不一样,比如微博上北方粉郭德纲的多,而在南方可能粉周立波的多。(延伸阅读:解读尼尔森2012社交媒体报告

他认为,企业的社交媒体监测或社会化监听(social listening)要及时,做到监测->应对->主动出击

企业传播发展的演变(安踏副总裁张涛,@张涛anta
1、企业传播经历了三个阶段:1.0 单向[……]

阅读全文>>

由艾菲“万年历事件”看社会化媒体品牌安全管理

伴随着社会化媒体的高速发展,品牌企业、机构,甚至是个人在全民舆论时代的今天,面临着来自开放平台的诸多挑战。数据显示,有高达七成的企业公关危机源自微博,而面对这些来自社会化媒体快速扩散下的危机,绝大多数企业机构显得有些木讷、有些迷惘、更有点恐惧,束手无策或者以常规的传统公关危机应对方式来处理是目前最常见的处理方式,结果不言而喻,要么一败涂地,要么弄巧成拙,对品牌产生的伤害难于估量。

那么面对新时期社会化媒体的现状,对于企业而言如何积极面对并加强社会化媒体品牌安全管理呢?笔者近日亲身经历了一个真实的案例,而这个案例也激发了笔者撰写这篇关于社会化媒体品牌安全管理文章的兴趣。希望能抛砖引玉,与业内同仁共同探讨解决全民舆论时代下的品牌安全。 艾菲“万年历”事件缘起1月6日,艾菲中国在其官方微博(蓝V认证)@艾菲China上发布了一条活动信息,微博内容如下,“倾情奉送EffieChina万年历,好玩又实用,要的童鞋转发此微博即可!@贾丽军 @上海广告媒体圈”

依据这段文字的字面意思,众多网友非常单纯的认为,“转发即可获得万年历”,当然也有个别认证用户提出了质疑“真的确认转发即可?”,但这条微博信息,从文字到图片,没有丝毫抽奖、数量限制等信息。因此,大量微博信息被转发起来,截至1月8日,转发超过[……]

阅读全文>>

企业如何应对社交媒体上的负面舆论

社交媒体出现以后,企业和品牌的日子似乎不大好过了:以往消费者如果想投诉,他们只能选择打客服电话,或者来到你们的门店前面抗议。而这种解决问题的途径,相对来说较为私下,企业完全可以将精力放在处理消费者的疑问和投诉上面。除非投诉引起了媒体的注意。

但是,社交媒体的出现,在投诉成本和传播速度,以及引起大众及媒体注意力方面,消费者都有了更强有力的武器。现在的消费者,或许只需要拍几张企业或品牌问题产品的照片,放上微博,再艾特一大群媒体和朋友帐号,企业和品牌就会面临巨大的曝光风险。而值得一提的是,消费者的投诉一旦引起社交媒体上的媒体大号的关注,伴随而来的很有可能是该媒体线上线下的同时报道。而一旦其他媒体也跟进报道的话,那可想而知该企业和品牌会面临多大的公关危机了。

因此,越来越多的企业和品牌都选择参与到社交媒体运用中来的原因,除了看重社交媒体平台巨大的营销价值,另外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希望在消费者的负面舆论传播开来前,能及时聆听并马上处理。因为太多的案例说明,及时的处理和表态,往往是处理社交媒体上负面舆论并让企业和平台扭转舆论导向,保护企业和品牌形象的最关键因素。

因此,本文将结合笔者本身在快消行业的社交媒体运营的经验,针对企业如何处理社交媒体上的负面舆论给出一些实际建议。

一.  [……]

阅读全文>>

由”白相”引出的思考:如何将营销做到精准?

编者按:这篇文章写的很搞笑,也很有意思。长达8天的“一周”工作即将结束,让我们边欣赏趣文,边思考如何做精准营销吧。

故事是这样开始的: 傍晚,哥下班回家,独自走在深夜的马路上。周围昏暗的红灯下,影影绰绰映照出些许妖媚的身姿。

一个形容猥琐体态彪悍的大汉突然从黑暗中浮现出来,在我身后低低的问了一句:“兄弟,白相吧?”

由"白相"引出的思考:如何将营销做到精准?

由"白相"引出的思考:如何将营销做到精准?

卧槽。。。老子着急上厕所,你特么无声无息的出现在我身后是想让我尿裤子么?!打劫你也要看人啊?这年头半夜三更在外面溜达的除了失足妇女就是做广告的苦逼啊,哪特么的有钱啊?

人呐,年轻时要浓烈,中年时要淡定,老了要厚重。虽然还憋着尿,但态度不能怂!于是哥平淡的说:“大哥。。。我没钱。。。我就一个手机用了好几年了,要不您拿去?”

大汉看了看我,表情似乎很纠结,但也没说什么,默默的退下了。

卧槽,哥果然还是有气场的!啥也不说了,赶紧跑吧。

一路小跑到家,交完水费,我忽然开始纳闷为啥现在打劫的都这么有原则,莫非上海的劫[……]

阅读全文>>